媒体报道

“伤痛”背后的运动医学

日期: 2017-10-21
媒体: 医谷

2011年7月20日,篮球运动员姚明因为左脚接连不断的受伤和手术,正式宣布退役;

2014年9月19日,网球运动员李娜因为多次的踝伤和严重的膝伤通过微博发布“我的退役告别信”,正式宣布退役;

2015年5月17日,田径运动员刘翔因为长期饱受脚部跟腱伤的困扰,正式宣布退役。

“每个运动员在获得为国争光的荣誉背后,都经历了多次身体的挫伤”,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骨科专家兼中国国家女子排球队队医Sherwin·Ho博士说道。

“铁榔头”团队的伤痛困境

“我从事了25年的队医工作,从夏威夷女子排球队到美国国家女子排球队,再到现今的中国国家女子排球队,运动性的损伤对每一个运动员而言,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尤其是在近几年的中国女排生涯里,我见证了太多的伤痛”,Sherwin·Ho表示。

由于中国国家女子排球队在赛场上的连续折戟,2013年4月25日,继1995年执教于中国女排后,郎平再次出任中国女排主教练,郎平作为20世纪80年代世界女子排球界“三大主攻手”之一,素有“铁榔头”之称,此后,在“铁榔头”的带领下,中国女排一路披荆斩棘,取得了不俗的战绩。

2014年女排世锦赛,郎平带领年轻的中国队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最终时隔16年再夺亚军;

2015年5月,中国女排重夺亚锦赛冠军;

2015年8月,女排世界杯,郎平带领中国队在女排世界杯赛事上,以10胜1负30分的战绩,时隔12年第四次夺得世界杯冠军;

2016年8月21日,郎平带领女排战胜塞尔维亚队,赢得里约奥运会冠军。

郎平在执教美国女排期间,Sherwin·Ho作为队医与其建立了很深厚的友谊,在郎平回到中国执教后,Sherwin·Ho又一路跟随,无偿为中国女排开展运动性损伤治疗,“我知道在这些成绩的背后郎平以及她的团队经历了哪些伤痛的困境”。

据Sherwin·Ho介绍,在中国女排征战世界女排大奖赛期间,主力队员之一的杨方旭前交叉韧带(ACL)遭到拉伤并断裂,同时,包括魏秋月在内其他两名主力队员也出现了此类损伤,而该时间段恰逢要备战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这让问题变得非常棘手和严重,郎平为此也变得很沮丧,为了能让队员们尽快恢复,Sherwin·Ho及其团队对三名队员在近一年的时间内总共做了针对ACL的5次手术,让她们的伤情得到了很大程度的缓解。

然而,在里约奥运会上,意外又出现了,在里约奥运会的赛场上,杨方旭再次受伤,这次不是韧带撕裂,而是半月板错位(半月板的功能即在于稳定膝关节,传布膝关节负荷力,促进关节内营养,正是由于半月板所起到的稳定载荷作用,才保证了膝关节长年负重运动而不致损伤),导致了其膝关节被锁住,不能再自由地运动,而由于当时赛场的条件限制,无法进行外科手术,Sherwin·Ho和其团队通过给杨方旭注射麻醉剂,想办法把她的腿往下拉,通过这样的方法试图把她的膝关节解锁,最终,杨方旭关节被解锁,半月板也回到了原来的位置,“由于条件限制,这是我首次为一个运动员进行这样“简陋”地损伤治疗,并且在很短的时间内她就得到了恢复,并为中国队赢得奥运会冠军发挥了重要作用”,Sherwin·Ho说道。

“这仅仅是中国女排遭遇的诸多损伤情况中的一例,运动医学为她们所做的工作还有很多,也有很长的路要走。”

国内外运动医学的差异

运动医学相较于其他传统学科而言算是一类比较新型的学科,是在医疗卫生和体育运动相结合的过程中逐渐发展起来的。虽然早在公元前150年左右,古罗马已有为角斗士治伤的体育医生,但运动医学作为一门完整的有理论基础的独立学科,则是在20世纪30年代才正式建立起来。1928年,世界成立了国际运动医学联合会,之后,世界运动医学发展较快,欧美一些国家建立了许多运动医学中心和研究所,不少大学也开展了运动医学的科学研究。不过,我国运动医学起步较晚,是在50年代才发展起来的,1955年起,全国各体育学院与医学院陆续建立起运动医学教研室,1958年,国家体委建立了体育科学研究所,所内设立运动医学研究室。1959年,北京医学院建立了运动医学研究所,全国各地区也相继成立了运动医学研究机构,很多高校也陆续设立了运动医学专业,目前,包括北京大学、复旦大学,浙江大学、上海体育学院、华中科技大学、天津医科大学等院校都设立了运动医学专业。

除了起步时间的不一,由于此前曾担任美国女排队医,如何看待中国与美国在运动医学领域其他方面的差异,Sherwin·Ho对医谷表示:“在美国的排球运动中,有一群自愿为球队服务的医生,这使运动员一旦发生受伤事故能够及时地得到治疗,而在中国队,我是唯一的骨科医生,需要负责所有受伤严重运动员的手术,但是,中国的运动医学有一个很瞩目的亮点,即和中医联合起来,对受伤的运动员进行辅助治疗,这更有利于他们的恢复,中西医结合的特色是其他国家不能比的。”

结合自己的职业生涯,Sherwin·Ho还谈到了在运动医学领域作为一名队医应该注意的两点:首先是自身要对负责的体育项目有一定的了解,比如此类运动最容易带来哪些损伤,最常见的损伤部位在哪里,可以采取哪些有效的应对措施,这些都是一个队医应该具备的职业素养,此外,队医与主教练和运动员之间的交流也非常重要,这不仅有利于运动员了解自身的身体状况,也利于主教练做出正确的赛事决策。

接下来将关注哪些难题

越来越多的运动员就像文章开头提到的一样,因长期积累的伤痛,最终不得不宣布退役。“对于运动员而言,运动医学做得还不够,比如很多运动员都曾遭受过的跟腱断裂问题,我们只能依靠现有的技术对其进行修复,但是不能使其百分之百恢复,最终治标不治本,以致于很多运动员在后面的运动过程中又出现了二次伤害。再比如,在软骨组织损伤的情况下,我们也只能对其进修复,而不能使其重新生长,这都是运动医学接下来需要关注和攻克的难题”。

最后,Sherwin·Ho还对的大众时下所推崇的健身锻炼提出了一些建议,2016年6月,国务院印发《全民健身计划(2016—2020年)》,对国民的运动健身进行了极大支持和鼓励,“健身”不仅仅是一项国策,更成为了一种风尚,不过在运动健身的过程的中,由于方法不得当,很多人出现了肌肉拉伤、韧带断裂等情况,对于如何避免出现类似损伤,Sherwin·Ho指出,在运动的过程中,掌握好分寸和强度很重要,不要进行超过身体所承受范围的运动项目,运动量越大,对身体造成的伤害也就更大,比如,有的人膝盖易受伤,那么就不宜进行跑步运动,此外,对于运动的时间也要有严格的把控,一个星期能有三次运动锻炼,每次45分钟,就可以起到非常好的健身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