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加速抗击卵巢癌

日期: 2019-08-16
媒体:

Gini Fleming(医学博士),左,是开展卵巢癌临床试验的领头人。


卵巢癌有时被称为沉默的杀手,通常没有明显症状,等到诊断出来时已经发展到晚期并且难以治疗。事实上,在美国,每年有超过14000名女性死于卵巢癌。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综合癌症中心的研究人员和医生正在从各个角度研究致命的卵巢癌——从预防癌症到了解癌症机制、开发新疗法和提高生存率。

 

对于可能因遗传因素而具有较高卵巢癌风险的女性,个性化风险评估和预防建议对于医疗决策至关重要。妇科肿瘤学家Iris Romero(医学博士)与Olufunmilayo Olopade(医学博士)共同管理着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遗传性乳腺癌和卵巢癌风险和预防诊所,为这些女性及其家人提供筛查和协调护理。

 

目前的筛查方案并不总能在可治疗阶段检测到卵巢癌,即使对这些高风险女性也是如此。这一类患者不能依靠筛查来管理他们的癌症风险Romero表示。这些女性中的许多人选择卵巢切除手术,尽管这会引起其他健康方面的后果。

 

Romero担任综合癌症中心全美WISP试验(女性选择外科预防)首席研究员,以测试延迟摘除卵巢是否可以预防或延迟卵巢癌高风险女性的性功能障碍。该项目还涉及到如何增加获得基因检测的机会,以识别那些由于遗传因素而具有高风险的个体。

 

开发卵巢癌的新治疗方法需要对疾病的分子病因和进化有更深入的了解。由妇产科主任Ernst Lengyel(医学博士、博士)领导的一个团队去年发现,虽然一些卵巢癌在输卵管内产生,另一些则产生在输卵管外并在那里转移,这对目前的预防和治疗范式提出了挑战。

 

Lengyel的开创性工作还为卵巢癌微环境(周围细胞和组织)如何促进癌症扩散描绘了一幅更完整的画面。他的实验室创造了一种新型三维共培养系统,以模拟肿瘤细胞与微环境的相互作用。最近,他们发现微环境相关的成纤维细胞动员糖原作为卵巢癌细胞的能量来源来促进转移(Curtis等,Cell Metabolism 29141-552019)。这一发现对通过切断这种能量来源来削弱肿瘤细胞具有一定的意义。

 

此外,Lengyel最近描述了脂肪细胞的一些分子信号,这些信号促进卵巢癌细胞在腹腔中的扩散(Ladanyi等,Oncogene 37:2285-23012018),并确定了一种与治疗成功和患者结果相关的新的生物标记物CT45Coscia等,Cell 175:159-702018)。将这些有前景的实验室结果推广并转化为临床,将成为Lengyel及其团队未来研究的重点。

 

临床试验中的领导力是综合癌症中心研究人员致力于改善卵巢癌患者,尤其是晚期癌症患者的治疗和结果的另一个关键。从测试药物安全性的早期阶段试验到评估新疗法相对于标准疗法的潜在益处的大型III期试验,肿瘤学家Gini Fleming(医学博士)和John Moroney((医学博士)都是进行临床试验的全国领先者。

 

最近,Fleming和他的同事测试了一种名为低甲基化药物的新型药物,并将其与化疗相结合,用于先前使用其他药物治疗、并对化疗具有抗性的晚期卵巢癌患者。这项多中心I期研究表明,这种联合疗法是安全的,并且具有抗癌活性,支持后续随机II期试验(Matei等,Clin Cancer Res 24:2285-932018)。

 

Fleming也是对抗癌症——卵巢癌研究基金——美国国家卵巢癌联盟(NOCC)卵巢癌梦之队一名不可或缺的成员,该团队测试一种名为PARP抑制剂的新型抗癌药物在具有特定分子缺陷的卵巢癌中,细胞如何修复DNA损伤的作用。由于这些新疗法已经用于某些遗传性乳腺癌,因此它们在卵巢癌治疗中的应用可能会很迅速。

 

芝加哥大学团队在NOCC伊利诺伊州分会以奔跑或行走来抗击沉默的卵巢癌”活动中

 

改善卵巢癌患者的生活质量,而不仅仅是生命长度,是综合癌症中心卵巢癌团队的动力。NOCC与综合癌症中心合作,于9月份举办其年度教育活动,卵巢癌团队每年都参加NOCC伊利诺伊州分会以奔跑或行走来抗击沉默的卵巢癌的活动,并已经为其筹集了数万美元。

 

我们的医生和科学家认识到,与患者、护理人员、倡导组织、社区合作伙伴和公众并肩工作,能够对促进对卵巢癌的发现、宣传和生存起到最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