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药物、心理治疗以及如今的手术为严重强迫症带来了希望

日期: 2018-11-12
媒体:

强迫症是一种常见的但被误解的疾病。一个强迫症患者拥有无法控制的、反复出现的想法和行为,使他们感到不得不一再重复。大众对强迫症患者的看法是有条理、整洁,或者有一点洁癖,除此之外,这是一种无害的怪癖。

 

然而,在最严重的情况下,强迫症会影响一个人的工作、学习、做事甚至照顾自己的能力。严重的强迫症患者痴迷于清洁和细菌这样的事——洗手、淋浴或一天花好几个小时打扫家庭卫生。有时他们因害怕被污染而不敢离家。他们可能会痴迷于坏的想法,认定自己犯了罪或在工作中犯了致命的错误,然后强迫自己道歉或请求原谅。

 

这会导致羞耻和屈从。一位从高中起就饱受困扰的强迫症患者不愿透露自己的身份,但他表示:“精神上的痛苦占据了上风,影响了我的工作和人际关系。我当时二十多岁,生活里没有一点乐趣。我觉得自己是自己思想的囚徒。”

 

Jon Grant是一位医学博士、公共卫生硕士、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精神病学和行为神经科学教授、成瘾和强迫行为方面的专家。Grant谈到,强迫症的症状可能有很大的不同。症状轻微的人通常表现正常,但在最坏的情况下,它可能会使人衰弱。

 

“媒体对强迫症的描述,尤其是温和的强迫症,使它听上去很奇怪,但没什么大不了”,Grant 表示,“但如果你一早醒来就要淋浴,并且整天坐在那里,那就是一件大事。尤其可怕的是,你的内心深处知道这完全是非理性的,却无法控制你的大脑。这是无法生活下去的。”

 

追求更高的生活质量

 

据估计,美国有2.3%的成年人在一生中的某个时候患有强迫症。世界卫生组织曾因其导致生活质量下降和无法工作造成收入损失,而将其列为全球十大使人衰弱的疾病之一。该组织现将强迫症与其他焦虑症归为非致命性健康损失的第六大原因。

 

大多数寻求强迫症治疗的人可以通过药物寻求帮助,或是接受一种被称为暴露疗法的特殊类型的心理疗法。这类似于治疗恐惧症,治疗师引导患者逐渐面对他们害怕面对的事物。在强迫症治疗中,患者会暴露在触发他们强迫症的场景中。

 

Grant表示,约有60%的人对药物有反应,另外有60%至65%的人对额外的治疗反应良好。虽然治疗的最终目标是完全缓解,但更现实的做法是减少症状,教导病人如何限制自己的行为。例如,将每天花8小时洗手减少为只洗20分钟。虽然这仍然比大多数人洗手的时间长,但已经有了足够的改善,他们一天的生活可以继续下去了。

 

对于一小部分对药物或心理治疗没有反应的患者来说,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是美国少数几个可以进行手术治疗强迫症的医疗机构之一。医生不清楚导致这种疾病的原因,但这种精神疾病在大脑中有一种物理表现。强迫症患者的前额皮层(大脑中涉及认知行为、执行决策和个性的部分)和伏隔核之间存在一个过度活跃的神经电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电路,但对于强迫症患者而言,这种情况过度活跃,使他们陷入无法作出决定或阻止有害行为的循环中。

 

这个出了故障的电路可以利用两种手术中的一种来进行中断。第一种是脑深部电刺激术(DBS),就像“大脑起搏器”。外科医生将电导线植入大脑的特定区域,随后,与这些导线相连的神经刺激器会发送精确的信号,来调节或阻止异常活动。

 

20世纪90年代以来,DBS一直被用于治疗帕金森氏症和原发性震颤等运动障碍,如今已成为无法通过药物控制病情的帕金森氏症患者的标准治疗方法。现在,DBS正被用于遏制导致强迫症的过度活跃的电路。根据人道主义器械豁免,它已获得FDA批准用于强迫症。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正在监督这种用途,并且有几项对照试验已经显示出有效性。

 

另一种选择是使用完善的外科手术制造一个伤口来中断过度活跃的电路。这可以通过立体定向放射外科手术、射频损毁或一种从癫痫治疗改编的新技术来进行:由图像引导的激光手术来靶向过度活跃的电路。医生利用大脑的三维图像来规划手术,然后引导1.65毫米激光纤维穿过一个小切口,并将其放置在大脑的靶区旁边。对于癫痫患者,它可能是引起癫痫发作的特定区域;对于强迫症,激光作用于过度活跃的电路。

 

医生把病人带到核磁共振仪上,用激光束穿过纤维,以加热组织、消融靶区,将其基本烧掉,同时通过核磁共振来监测温度和激光的进展。强迫症手术的切口仅几毫米宽,比癫痫所需的切口要小得多。

 

Peter Warnke,医学博士,立体定向和功能性神经外科主任,在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开创了这两种手术。他为强迫症实施了世界范围内首次激光消融手术(在2016年美国立体定向和功能性神经外科学会会议上提出的一项病例中),此后又成功地进行了另一次消融和三次DBS手术。

 

由于手术技术已经完善用于癫痫和运动障碍,Warnke表示,他对这些技术能够很好地适用于强迫症并不感到惊讶。

 

“这是一项成熟的技术,拥有众所周知的安全裕度”,Warnke谈到,“通过改进成像技术来靶向更精确的大脑区域,它为患者提供了更好的改善生活质量的机会。”

 

接受激光消融的患者在手术后一到两周内可能会看到行为有所改善。植入DBS装置的患者需要与医生跟进,调整设置,以找到适当的刺激量,在几个月内减轻症状。两种手术看上去有相似的成功率。Warnke表示,决定采用植入装置还是一次性手术取决于病人的喜好。

 

“它帮助我去到了我一直想去的地方”

 

虽然两种手术都很有希望,但两位医生都强调,对于尝试过其他所有方法的患者来说,手术应被视为最后的手段。对手术感兴趣的患者必须证明他们已经用尽了所有可用的药物和标准治疗方案,还需要由精神病神经外科专家委员会审核其病例,并批准执行手术。

 

“很少有人尝试过所有的方法”,Grant谈道,“在评估过程中,有很多次,我们能够提供其他药物或治疗方法来帮助他们。”他还补充说,手术也并非百分之百“治愈”。它可以减轻最严重的强迫症症状,但不能消除它们。患者通常需要继续心理或药物治疗,在手术之后,这两项治疗的效果可能会更好。

 

本文前面提到的患者在去年接受了激光消融手术,并表示:“我确实发现几周后症状会有所不同。强迫症并没有消失,但它让我的痛苦时间缩短了。我能够纠正它,并且运用我在心理治疗过程中学到的工具。”

 

虽然达到评估的要求并不容易,但患者谈到:“最终,这是值得的。我对自己和工作都更有信心了。我感觉到它帮助我去到了我一直想去的地方。”

 

Grant表示,选择手术方式来解决大脑中的一种基本生物功能,是对很多精神疾病治疗方式的显著改善,但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不幸的是,精神健康方面的最好结果有时只是症状有所改善,但生活质量仍然没有提高多少”,Grant谈到,“当你看到人们描述手术后如何恢复正常生活时,你会感到不可思议。这些故事非常感人,对我来说,这就是全部意义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