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实例  
女性健康
  • 在被告知无计可施后,淋巴静脉搭桥术成功地为淋巴水肿患者减少肿胀


    淋巴静脉搭桥术:一场艰辛的审讯


    作为一名刑事检察官,帕姆•安德森在每次审讯前所做的准备并没有随着研究和取证的结束而终止;她的外表形象是她作为法庭角色及参与争辩时很重要的一部分。然而在经历了对乳腺癌的手术、化疗和放疗后,安德森的左臂变得非常肿胀,以致于她的西装外套已不再合身。


    为了控制肿胀,她不得不戴上弹力袖套和手套——这并不是她喜欢的造型,当她在法官和陪审团面前处理案件时。“这令人尴尬”,来自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47岁的安德森说,“陪审团看着你,并且想知道为什么你戴着它们。”


    安德森患上了淋巴水肿,这是一种25%的乳腺癌患者在移除淋巴结或进行放射治疗后都会遭遇的病症。当淋巴结被移除或因放疗辐射受到损伤时,淋巴液有时会无法正常排水。这种状况累积就会引起肿胀和疼痛。


    安德森的肿胀始于放疗完成大约三个月后。刚开始时,她以为只是拉扯到了手臂肌肉或肌腱。“我无法从橱柜里取一个玻璃杯或是举起我的手臂”,她说,“我的手看上去像被蜜蜂蜇了,我也无法戴上我的结婚戒指。”


    她的肿瘤医生介绍她去看淋巴治疗师,进行每周一次90分钟的治疗。治疗师为她按摩手臂,以分散她手臂中形成的称为“条索”的紧密带状结缔组织,并限制她的活动幅度。包扎有助于控制肿胀,但安德森想要一个更有效的治疗方式。


    发现新证据


    “纳什维尔的医生说他们对此无计可施,这令人沮丧”,安德森回忆说。她拒绝接受没有其他可适用的选项这一事实。作为一名检察官,她明白,一项彻底的调查可能是一桩案件制胜的关键。因此,安德森学习了淋巴水肿的相关知识并开始发问。在网上搜索术语“淋巴水肿手术”后,她找到了之后的手术医生,大卫•W•张(David W. Chang),医学博士,来自于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


    “我在YouTube视频上看过他的研讨会”,安德森说。张医生是全美少数能够执行淋巴静脉搭桥术的外科医生之一。这项手术能够减少淋巴水肿造成的肿胀,而不仅仅是控制肿胀。“瞧,就是这个,但纳什维尔似乎没人知道” ,安德森说。


    淋巴静脉搭桥术:一场艰辛的审讯

    她联系了张医生的办公室,然后开车到芝加哥进行咨询。安德森是一个很好的手术候选人,张医生认为,因为肿胀影响了她的胳膊,但还没有发展到严重的程度。治疗其它类型的癌症(比如骨盆肿瘤)可能造成腿上的淋巴水肿。张医生的研究表明,比起腿部肿胀,淋巴静脉搭桥术能够更有效地减少手臂肿胀。


    手术过程是复杂的,但恢复速度快,产生有害副作用的风险最小。手术中,张医生注入荧光绿染剂,将肿胀手臂中的淋巴系统结构染亮,显示出淋巴管的位置。“我可以看到成束的染料聚集在这些区域” ,他说。


    即使这些绿色染料是肉眼可见的,张医生依然使用了专为观察淋巴系统所设计的精密相机,以得到受影响区域的精确的红外线视图。


    确定淋巴管以后,张医生用笔给它们做上记号。他用显微镜将这些区域放大高达25倍,做了个约为一英寸长的切口,以达到约为自动铅笔芯大小的淋巴管和周围的小静脉。之后,他将淋巴管末端与附近的静脉缝合起来。淋巴液的流动恢复了,肿胀减轻了。


    淋巴静脉搭桥术:一场艰辛的审讯

    “由于切口很小并且在表面,通常只会有很少痛苦或没有痛苦” ,张医生说。大多数患者第二天就能出院,安德森也不例外。她的手术在2013年12月中旬的一个周五进行,周六出院,接下来的周一就回去上班了。


    手术后,安德森对手臂持续进行了一个月左右的包扎。为了后续护理,她需要在术后两个月再去芝加哥进行一次检查。那时,她的肿胀已经消退,而且手臂的大小看上去已经没有明显不同了。


    现在,她只在运动或乘飞机时才戴着弹力袖套和手套。她的切口疤痕也几乎看不见。“我手腕内的一个疤痕看上去像一道皱纹” ,她说,“而另一个在我前臂顶部接近肘部的地方,看上去像猫的抓痕。”


    达成定论


    决定接受淋巴静脉搭桥术对安德森来说并不困难。“我只是希望更多的人知道这一点,他们应该在损伤到来前及早接受手术” ,安德森补充说。也许淋巴静脉搭桥术将很快普及起来。现在,许多主要医学院校的医生团队纷纷来到芝加哥学习张医生的技术。“这项技术正开始腾飞” ,张医生说。


    现在,当安德森在法庭审讯案件时,她可以舒适地穿着西装面对陪审团。“我知道淋巴静脉搭桥术并不能彻底治愈病症,但我的生活质量已经从手术后得到了惊人的好转。”

    详细信息·→]
  • 乳腺癌幸存者Christine Gabriel在治疗了她的卵巢癌后,重新回归到正常工作,继续来往于美国与其他国家的赛马俱乐部做赛马评论。

     

    卵巢癌:重整旗鼓

    卵巢癌与乳腺癌幸存者Christine Gabriel和她的爱马Nabienne,拍摄于伊利诺伊州巴林顿山的三叶草农场

     

    57岁的赛马裁判员和实况分析员Christine Gabriel表示像自己这样能成功打败卵巢癌病魔的几率是非常小的。

     

    在1987到2000年这13年中,Gabriel先后去三次去医院治疗乳腺癌。2008年她觉得自己得了肺炎去医院确诊,医生却告诉她乳腺癌复发了,并且只剩下6个月的时间了,医生让她好好安排好最后的时间。

     

     “我不知道要怎么接受这个事实。”Gabriel说。当时她和她的丈夫一起居住在位于伊利诺伊因弗内斯的家,有时他们也会住在迪拜,因为他们在那里的梅伊丹赛马场工作。

     

    高风险

    Gabriel曾在伊利诺伊阿灵顿海茨的阿灵顿国际赛马场做过电视分析员。接受这个职位的8年前,她创立了一个名叫Riding for a Cure的公益组织,当时她举办了一些团体骑术活动并把筹到的部分善款捐赠给了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资助其癌症中心的研究,Gabriel也因此与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结缘。

     

     “我们了解到只要4万美金就可以帮助一个项目顺利起步,”Gabriel说,“癌症中心非常感谢我们的帮助。” Gabriel对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和她资助过的内科医生S. Diane Yamada博士表达了她的关注。

     

    影像检查表明Gabriel肺部有积液,这是癌症的并发症之一。血液检测也显示她的CA125在急剧升高,癌细胞已在腹腔里活动。CT扫描的结果则显示Gabriel已患有腹膜癌,属卵巢癌中的一种。


    卵巢癌:重整旗鼓

    医学博士S. Diane Yamada和Christine Gabriel

     

     “ 和大多数卵巢癌患者一样,病情发现的时候一般都已经到了晚期了”,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妇科肿瘤项目的主任Yamada说,“因此我们需要采取一些比较激进的手术与治疗方案。“

     

    Yamada给Gabriel做了大范围减积手术——不仅切除了子宫,还切除了网膜和一部分肠子并剥离了隔膜。手术的目的是把所有可见的肿瘤都清除干净。减积手术被证实可以增加卵巢癌患者生存率。

     

    针对Gabriel的下一阶段治疗,Yamada推荐了静脉和腹腔复合化疗法。腹腔化疗就是把导管直接插入腹腔中,用高浓度的化疗液长时间冲洗整个腹部。仅在Gabriel被确诊癌症的两年前,国家癌症机构才通过了临床试验,将这种方法作为推荐疗法。当时Yamada和她在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同事也参加了这一突破性实验。

     

    虽然腹腔化疗的效果很好,能让病情在很长时间内不会复发,但女性在做化疗时是非常痛苦的:化疗会使得血球计数变低,并会引起代谢性并发症和神经系统方面的问题。

     

     “Christine的其他身体状况还比较健康,所以我认为她应该能承受腹腔化疗”,Yamada 说道,“但是她在化疗时也相当痛苦。”

     

    当Gabriel还是个小女孩,在学习骑马的时候,每当她从马上摔下来,她的父亲总会告诉她不要在意,要重新回到马背上。在治疗癌症的期间,她也是用这样的方法激励自己去面对所有的困难。每次经历挑战后,她说“我总能重新回到马背上”。

     

    但Gabriel从不想活在一个虚假的希望里。“我对Yamada医生说要诚实地告诉我我的病情”,她回忆道,“Yamada医生也非常了解我的性格。我希望知道我是在和什么作斗争。"

     

    劫后赢家

    在五个月的治疗周期中,Gabriel先后四次住院接受静脉和腹腔复合化疗。化疗结束于2009年2月,之后Yamada医生想让她静养一段时间,但Gabriel却有她自己的计划。

     

    卵巢癌:重整旗鼓

    Gabriel在2009年迪拜赛马世界杯


     “我告诉Yamada医生我现在要告别这里的一切”,她回忆道,“我要去迪拜参加世界杯”。两个星期以后,Gabriel戴着一顶插着两英尺长的羽毛的红黑相间的头巾帽为国际纯马种赛跑做现场分析。她的解说通过梅伊丹赢家圈,在全世界进行同步转播。

     

    在确诊癌症的6年后,Gabriel又回美国居住。有时候在因弗内斯,同时因为她的丈夫最近在贝尔蒙特公园赛马场工作,她有时也会住在纽约萨拉托加。现在她已经退休了,大把的时间都花在骑一匹名为Nabienne的荷兰母马上。“我每天都骑马来娱乐放松,也会按照指引进行场地障碍训练”,Gabriel 说,“我很期待能再回到比赛中。”


    Yamada医生每年都给Gabriel复查以监测她的癌症有无复发的迹象。但Gabriel的卵巢癌已经5年都没有复发了,Yamada医生表示Gabriel已经创造了奇迹!

    详细信息·→]
  • 当 Bonnie Fulgham 接受手术以摘除令人痛苦的子宫肌瘤时,她并不知道这只是她在接下来九个月时间内要接受的四次大手术中的第一项。

     

    2012 年 1 月,时年53 岁的 Fulgham 在另一家医院接受了腹腔镜子宫部分切除术。手术带来了让人无法想象的并发症:肠梗阻、膀胱穿孔和两个瘘管(连接两个器官的异常开口)。手术第二天出院后,Fulgham无法进食,这迫使她在两三天后重返医院,并得知术后感染引发了肠梗阻。Fulgham 只好再次入院,安排了紧急手术来矫正问题。然而接下来发生的情况让她更傻了眼。

     

    “做完手术醒来后,我发现我的膀胱不但有个穿孔,而且还出现两个瘘管,”她说,“我的器官连在了一起。一天的手术成了一场噩梦。”

     

    由于并发症和导尿管带来的额外负担,Fulgham 在一月和四月期间多次出入医院。复活节的周末,她在医院接到了她丈夫 Chris 的一位老友打来的电话。这位在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 (University of Chicago Medicine) 工作的朋友很肯定地说,妇科泌尿生殖器专家 、医学博士Sandra Valaitis可以帮助解决问题。曾经在另一家医院担任患者权益维护的 Fulgham随即决定采取行动,为自己维护权益。她立即联系了 Valaitis 的办公室,安排次日进行一次就诊。

     

    令人难忘的医生


    Fulgham 说,“检查我的病历之后,医生看了看我的丈夫,然后看了看我,说,‘我们可以治愈。我们以前见过这种病例,但治愈方法非常复杂’。”

     

    Valaitis 医生保证可以帮助他们找到缓解病症的办法,这立即让Fulgham夫妇二人感到宽慰,并留下了深刻印象。

     

    “Valaitis是一位非常令人难忘的医生,”Fulgham 表示,“从我们见到她的那一刻起,她的精神和活力就使我们三人之间迅速建立起联系。她充满自信,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拥有一套治疗计划。”

     

    Fulgham 有两个阴道瘘。一个是膀胱阴道瘘,连接膀胱和阴道。另一个是直肠阴道瘘,连接直肠的上半部分与阴道。

     

    “她的情况很复杂”,Valaitis 指出。“她出现了肠梗阻和盆腔脓肿,并在另一家医院接受过保守治疗。手术后的最初几周,她出现了阴道漏尿的情况。她去看医生,但医生束手无策。”

     

    鉴于 Fulgham 的手术刚刚过去不久,Valaitis 给她三个月的时间等肿胀消退,作为当下的一种治疗方案。2012 年 4 月,Valaitis 医生再见到 Fulgham时,所做的第一步是检查肿胀消退情况。


    精英团队

    检查结果证实了 Valaitis 已经知道的情况:需要组建一支团队,以实现对 Fulgham 来说尽可能最好的结果。Valaitis 立刻投入到召集专家的工作当中,包括泌尿科医生、医学博士Gregory Bales,放射科医生与结直肠外科医生。在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实施的第一次手术安排在七月初,即距离 Fulgham 接受子宫部分切除术六个月的时间。

     

    “鉴于她的个体情况,手术非常复杂,”Valaitis 解释道。“这也是许多不同领域的医生参与其中的原因。医生需要通过腹部切口来探查她的腹腔。那里有许多疤痕组织,由于炎症和其他问题,所有的器官都粘结在一起。”

     

    除了小肠区域黏着之外,Fulgham 的结肠与膀胱及阴道壁也粘结在了一起。手术团队的任务是分离这些受影响的组织,使其恢复到对应的位置。此外,还需要修复结肠和膀胱的穿孔。

     

    由于Fulgham的瘘管非常靠近输尿管,Bales 置入了支架来帮助避免伤及输尿管。他解释说,由多学科专家组成的团队能够给患者带来显著的好处。

     

    “由于手术非常复杂,医生们必须具备与多位专家协同配合的能力,”Bales 指出,“这可以给患者带来更好的疗效。”

     

    手术花费了 11 个小时,但这次 Fulgham 醒来的时候,器官已经分离开来并处于正确的对应位置,而且保证在膀胱痊愈之后不再需要导尿管。2012 年 10 月,她接受了最后的一次手术,这次手术后,她将不再需要结肠造瘘袋。在使用了七个月导尿管和三个月结肠造瘘袋之后,Fulgham 终于摆脱这两样东西,怀着感激的心情回家了。

     

    “终于,我的治疗结束了,”她回忆道。


    长路归来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太棒了,”Fulgham 说道,“当我的丈夫和一些朋友在等候时,Valaitis 医生不时出来向他说明最新情况。不仅是她,全体医疗人员也很棒。”

     

    除了 Valaitis 和她的团队,Fulgham 还将康复归功于她对上帝的坚定信仰、积极态度以及丈夫的深切关爱。

     

    “无论是我的精神还是身体都遭受了很多痛苦,”Fulgham 表示,“我必须跟病痛搏斗,并保持乐观的态度。在过去的九个月的时间里,我终于经受住了这四次大手术。”

     

    Valaitis 认为 Fulgham 的积极态度在治疗和治愈过程中发挥了重大作用。

     

    “她表现得非常出色,”Valaitis 说道,“最了不起的一点是,她在整个过程中都保持积极的态度。她非常乐观。她对我们的整个团队充满信任,对她在医院得到的一切帮助充满感激。”

     

    现在,Fulgham 正重新享受散步、健身和教会事工所带来的乐趣。她热心地分享她的故事,鼓励和祝福可能也有类似经历的人们,并给他们带去希望。

     

    “她得到的照护很好的诠释了我们是如何照顾类似患者的,”Valaitis 表示,“大家齐心协力,相互沟通、相互帮助,共同照顾病情复杂的患者,这一点非常重要。这样能给患者带来非常棒的疗效,有效地帮助患者恢复健康、继续生活。”

    详细信息·→]
  • 据国家卫生部数据统计,在中国大陆,每年有至少100,000名女性被确诊宫颈癌(某些机构的统计数据甚至更高),其中近40,000名患者因此疾病而死亡。事实上,由于极度缺乏起到关键预防作用的疫苗、全国统一的筛查指南,以及预防性医疗保健的基本意识,专家称中国女性罹患宫颈癌的风险异常大。作为宫颈癌及其他妇科癌症研究与治疗方面的顶尖医院,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癌症综合中心是最早使用调强放疗(IMRT)治疗宫颈癌和子宫内膜癌的医院。


    专家预测在未来几十年,中国的宫颈癌病例将超过380,000例,相关死亡人数将超过200,000人。因此,当越来越多的女性利用最新的数码产品追踪她们每天的睡眠质量,摄入食物的卡路里还有步行数时,我们也不能忘了诸多潛在的巨大健康威胁─这些威胁甚至会夺取她们的生命。以宫颈癌为例,它可能还会剥夺女性们成为母亲的权利。


    幸运的是,我们可透过疾病知识的教育与防治意识的提高大幅减低罹患宫颈癌的风险。这个母亲节,我们邀您与您所爱之人分享更多关于宫颈癌的信息,以此表达对伟大女性们和母亲们的关爱。


    中国女性正在面临着罹患宫颈癌的巨大风险

    “在美国,每年大约有12,000名女性被新诊断为宫颈癌患者,”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癌症综合中心妇产科主任Ernst Lengyel 医生介绍道,“没有定时做子宫颈抹片检查以及在发现子宫颈抹片异常后没有适时跟进诊疗是演变成宫颈癌的主要风险因素。”


    但这数字却远远小于中国的相关统计数据。每年预计在中国有130,000名女性被诊断出患有宫颈癌。宫颈癌已成为全球女性致死率第二高的癌症。 此外,85%的宫颈癌病例都是发生在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而现阶段,中国的宫颈癌病例总数占全球总数的28%。


    更令人震惊的是,在中国,不断新增的宫颈癌患者中有近三分之一的人都在35岁以下。


    早期发现相关症状对有效治疗起关键作用

    忽视早期症状会导致错失有效治疗的良机。所以对女性来说,多多关注自己的身体,在发现异常后及时与医生咨询是非常重要的!


    宫颈癌最普遍的症状包括:

    异常阴道出血,比如性行为后或者妇科检查后出血,绝经后出血,非经期点滴出血或是经期比以往较长或血量较多;阴道异常分泌物,分泌物可能包含血,并可能发生在非经期内或是绝经后;阴道性交时或其他情况下产生的盆腔疼痛;晚期宫颈癌的症状包括体重下降、乏力、腰酸背痛、下肢疼痛或肿胀、从阴道漏出尿液或粪便、以及骨折。


    预防措施与健康的生活方式可以降低风险

    由于宫颈癌到了晚期才会显现症状, 所以预防措施与常规的筛查对女性健康至关重要。所有女性都面临罹患宫颈癌的风险,而且随着年纪的增加风险也会增高。不过,也有降低患此癌症风险的方法。它们包括:


    妇产科医生预约例行年检,包括筛查测试、体检、以及交流和讨论您所在的年龄组和风险水平该特别关注的健康话题和免疫计划。


    在所有妇科癌症中,只有宫颈癌是可以通过筛查测试或是常规子宫颈抹片检查出早期癌前病变的。但令人震惊的是,一项研究显示,在接受问卷调查的50,000名中国女性中,只有21%表示他们曾经做过子宫颈抹片检查 。除了子宫颈抹片检查之外,HPV(人类乳突病毒)筛检试验也可以帮助查出异常细胞,从而减少发展成宫颈癌的概率。


    几乎所有的宫颈癌都可以通过HPV疫苗进行预防。连续感染高危种类的HPV不仅是绝大部分宫颈癌的起因,也增加了患上外阴癌、肛门癌以及头颈癌的几率。疫苗则可以降低感染HPV的风险,从而达到预防宫颈癌的目的。目前,中国大陆还没有提供HPV疫苗,但是人们可以选择去香港接种该疫苗。一般来说,在有性行为之前注射该疫苗才是最理想的。目前,几乎所有的发达国家都已将HPV疫苗纳入国家免疫计划项目中。世界卫生组织也极力推荐这种疫苗。遗憾的是,中国还没有开始普及这种疫苗。基于此现状,专家预测在接下来的25年里将有282,000名中国女性感染HPV16/18 , 以及206,000名女性患上高度鳞状上皮内病变。这些数据意味着中国女性患上宫颈癌的几率异常高,而HPV疫苗几乎可以把这种风险根除。


    保持健康体重并坚持锻炼也能降低罹患卵巢癌和子宫癌等其他妇科癌症的风险。吸烟是罹患宫颈癌的主要风险因素之一。因此,远离香烟或戒烟能够降低患宫颈癌的风险。通过使用安全套降低性病感染风险十分重要,因为性病会极大地增加患宫颈癌的几率。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癌症综合中心在妇科癌症治疗方面技术领先,宫颈癌的治疗方法包括手术、化疗和放疗。具体的疗法视癌细胞的扩散程度、患者年龄和患者的身体状况而定。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是宫颈癌及其他妇科癌症研究和治疗方面的领导者。


    外科手术是早期宫颈癌的标准治疗手段。芝加哥大学癌症综合中心妇科肿瘤部下属的妇产外科医生们能为您推荐多种疗效显著的根除性外科手术,并可通过微创手术机器人进行,使病人的痊愈和康复过程更加快速。


    对于许多身患癌症但又希望成为母亲的女性来说,生育力是她们最大的担忧。如果是宫颈癌早期并符合某些特定条件的女性,癌症综合中心可以为她们提供一些保留生育能力的治疗方案,比如,阴式根除性宫颈切除术、机器人根除性宫颈切除术以及腹式根除性宫颈切除术。腹式根除性宫颈切除术保护了子宫,从而保留了生育的可能性。该手术已成功帮助许多女性患者在癌症治疗后成为母亲,这是其他手术无法实现的。


    由于根除性宫颈切除手术需要高端的技术设备和高超的临床医术,目前世界上有能力进行该手术的医院非常稀少。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正是其中的一员。Ernst Lengyel医生是全美少数几位以及伊利诺伊州唯一一位能够进行该手术的顶尖医生。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癌症综合中心的研究人员是用调强放疗(IMRT)治疗晚期宫颈癌和子宫内膜癌的先驱。调强疗法是治疗计划和治疗实施方面的一次革新,该疗法能帮助医生全方位瞄准肿瘤区域,但同时又不会伤及肠子、膀胱和肛门的健康组织。这为患局部晚期宫颈癌的女性大幅减小了化疗放疗带来的副作用。


    不仅如此,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一直都致力于保护接受放疗的宫颈癌患者的性功能,并在该领域扮演业内领导者的角色。除了先进的医疗技术,芝加哥大学的专家们还为女性们提供有效应对宫颈癌的各种资源和支持。医疗护理不仅仅是药物治疗,它也包括对病人的安慰和同情,以及与病人的协力合作。


    有效信息和尽早的医疗教育对女性来说至关重要

    因为中国女性患上宫颈癌的风险极大,所以尽早的医疗教育和预防措施对女性健康至关重要。宫颈癌严重影响女性健康,甚至是宝贵的生命。向您所爱的女士们分享这些信息。提高对这些致命疾病的防治意识有着挽救生命的力量!

    详细信息·→]
  • 定制疗法:击溃三阴性乳腺癌


    2012年的秋天,正在拉斯维加斯出差的27岁女生Coleen Bokor对自己进行了乳房自我检查,随即,她发现在右侧乳房处有一个可疑的肿块。因为Bokor很年轻,身体也不错,并且她的家族里也没有乳腺癌的历史,所以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真的会成为乳腺癌这种灾难性疾病的患者。千里之外,她的家人们也试图让她宽心:“这个肿块可能就只是纤维组织而已,别太担心了,好好专注工作。”


    一个星期后,检查结果使Bokor内心深处的恐惧成为了现实:她被诊断患有乳腺癌。


    一路找寻最适合的乳腺癌治疗团队

    在全科医生的推荐下,Bokor咨询了一个当地医院的乳腺专家。作为一个新诊断的乳腺癌患者,Bokor认为她没有得到她应得的重视,照顾以及她想要的答案。


    “知道医生推荐我做双乳切除术和淋巴结切除术后,我才知道我得的是三阴性乳腺癌。这就是为什么医生推荐我接受这种手术的原因,”Bokor回忆道。“随后我向医生咨询了三阴性乳腺癌的诊断是否有其他的治疗手段,我是否有必要去肿瘤医生那里会诊,他说不需要。我还向他咨询了关于新辅助化疗的一些情况,他也没办法回答。我开始觉得这样的沟通对我的病情没有什么帮助。” 新辅助化疗是指在恶性肿瘤实施手术前应用的全身性化疗,旨在缩小肿瘤并测试身体对该类治疗手段的反应。


    Bokor被诊断患有三阴性乳腺癌,这是一种癌组织免疫组织化学检查结果为雌激素受体(ER)、孕激素受体(PR)和原癌基因Her-2均为阴性的乳腺癌,侵袭性较强。这类乳腺癌占所有乳腺癌病理类型的10.0%~20.8%,具有特殊的生物学行为和临床病理特征,预后较差。


    Bokor为了找到一个合适的乳腺癌专家寻寻觅觅了将近一个月,在最后,她忽然想起她妈妈工作上的熟人推荐她去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找一个叫Nora Jaskowiak的医生去看看她有什么建议。“在我和Jaskowiak医生沟通后,我非常肯定她和她的团队将能帮到我,并且为我制定最适合我的治疗计划。”Boker回忆道。


    为病患量身定制的治疗计划

    在诊疗过程中,Jaskowiak医生将Bokor同时介绍给了肿瘤专家Rita Nanda医生,并预约了第二天的诊疗。“作为一名病人,我目睹了Jaskowiak医生向Nanda医生详细介绍我情况的整个过程,这对我来说真是改变人生的一次沟通。” Bokor说到。


    在之后没多久,Bokor就与乳腺癌治疗部的护士Jean Gibson和乳房重建专家David Song建立了联系。Jaskowiak医生和其他三位专家一起在这个非常特殊的案例上紧密的合作,为Bokor制定了最适合她的治疗计划,这其中也包括了一项非常前沿的临床试验 I-SPY2。


    I-SPY2临床试验测试了在标准化疗前多加五种正在试验中的药物中的一种和直接进行手术前的标准化疗相比是否有明显益处。该试验主任希望通过此项试验帮助研究者们更好的了解新辅助化疗手段在不同种类肿瘤下的应用以及提高女性乳腺癌患者的病理反应。这项临床试验非常前沿,是该领域的第一次。


    “对于我来说,是否让Bokor参加这个临床试验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帮助她找到最适合她的治疗方法,”Jaskowiak医生介绍道,“Bokor的经历让我意识到作为她的医生,我会和我的团队竭尽所能的帮助她与她的家庭,无论是在治疗方面还是精神方面,我们都一直在她身后。”


    在进行了6个月的I-SPY 2试验之后,物理检查和磁共振检查发现新辅助化疗对Borkor起效了。之后的病理结果也显示前哨淋巴阴性以及对治疗几乎完整的病理反应。因为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遗传学家发现Bokor经历了基因突变,所以Bokor的整个治疗团队决定帮助Bokor实施乳房切除术与重建术。Jaskowiak医生和Song医生在2013年5月一起完成了这项手术。现在,Bokor已经完全摆脱了乳腺癌的纠缠。


    领先的乳腺癌治疗技术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在乳腺癌的治疗方面有着非常丰富的成功临床经验。治疗团队为患者提供多种多样的手术选择,包括标准乳房切除术,皮肤和乳头保留的乳房切除术,乳房肿瘤切除术,腋窝前哨淋巴结活检及手术(包括完整的腋窝淋巴结清扫术)。但是,每一个癌症患者的情况都是不同的,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乳腺癌专家们也从来不惧向患者建议从非手术治疗手段开始进行治疗。


    “我们真正的做到了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每一个病患都是不一样的,”Jaskowiak医生介绍到。“我们会全方位考虑各种治疗手段与结果,然后为病人选择一项最佳的治疗方案。”


    乳腺癌手术后的全新人生

    自从在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接受了治疗后,Bokor对她的人生进行了重新规划。她放弃了之前的办公室工作,取而代之,她重返校园,希望可以在未来成为一名护士。


    “我觉得重获新生,未来尽在我的掌握之中,在朝着我的目标前进的同时也让我自己在未来可能面对的复发不再害怕,”Bokor说到,“这一切的改变都与我的癌症经历有关,我正在积极正面地改变我自己。”


    回顾过去,Bokor觉得她在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获得到的关注与重视是最难能可贵的。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和其他的常规医院不同。我的医生们每天都紧密的一起工作,向着同一个目标努力。作为病人,他们的会诊让我对我战胜病魔充满了信心。我想告诉病友们,你们正在对你的身体和人生做出一个最重要的决定,你需要一个优秀的团队在你的身后支持你。”

    详细信息·→]
  • 当詹妮弗•梅森•珍加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就梦想着自己长大后能生三个孩子。31岁时,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正顺利如愿地走在实现梦想的路上。然而,就在2012年3月,第二个孩子出生后仅6个月时,她被诊断出患有早期宫颈癌。


    病情诊断后一个月,珍加经历了一次手术,发现癌症比一开始预想的更为严重。医生建议实施根治性子宫切除术(移除子宫),但这样一来,珍加想要第三个孩子的希望就破灭了。


    “不用说,我丈夫提姆和我都被这个消息击垮了”,这位居住在伊利诺伊州北湖市的珍加说道。“在我心底最深处,我知道三是我们的神奇数字。”


    不放弃希望


    根治性宫颈切除术:罕见的外科技术使宫颈癌患者术后健康怀孕珍加立刻开始在网上查找信息,希望找到一种不会影响再次怀孕的手术方法。这是她第一次了解到经阴道根治性宫颈切除术(RVT),也叫作宫颈切除术、根治性宫颈切除术或子宫颈切除术。RVT手术需要切除宫颈、周边组织及阴道上方两厘米,同时保持子宫完整不受损坏。之后将子宫与上阴道剩余部分相接,并在原宫颈位置处实施宫颈环扎术(永久式缝合),以帮助维持受孕能力。


    在二次诊断(second opinion)时,珍加的医生提到了恩斯特·伦吉尔,医学博士,全美少数几位以及伊利诺伊州唯一一位能够实施根治性宫颈切除术的医生。珍加的医生建议她到芝加哥大学癌症综合中心寻求伦吉尔医生的帮助。


    2012年5月,伦吉尔医生给珍加和提姆带来了振奋人心的消息。早期宫颈癌的常规治疗方法是将根治性子宫切除术与盆腔淋巴结切除术(移除一个或多个淋巴结)相结合,但伦吉尔医生认为将根治性宫颈切除术与腹腔镜下盆腔淋巴结切除术相结合将有可能保留珍加的生育能力,她将来依然可能怀孕。随后的核磁共振结果确认:珍加符合这项创新的、罕见的手术治疗的所有条件。


    根治性宫颈切除术:罕见的外科技术使宫颈癌患者术后健康怀孕“直到最近,被诊断出早期宫颈癌还意味着根治性子宫切除”,伦吉尔医生说道。“你可以想见这对一个想要孩子的年轻女性来说意味着什么。而根治性宫颈切除术可以让我们在满足患者生存及治愈癌症的需求与她渴望保留的生育能力之间找到平衡。”


    遗憾的是,只有少数宫颈癌患者符合这种手术需要的条件。手术只能实施于那些癌细胞直径小于两厘米的鳞癌或腺癌患者。肿瘤不可长在上宫颈管内,并且没有证据显示癌症在扩散。不仅如此,患者必须有将来怀孕的意愿,也没有长期不孕史。“幸运的是,詹妮弗•珍加满足所有条件,因此能够接受这项有意义的手术” ,伦吉尔医生说。


    “我们明白我依然有不能再度怀孕或胎儿不能足月的可能性,但我们愿意去尝试” ,珍加说。


    漂洋过海的外科专家


    根治性宫颈切除术:罕见的外科技术使宫颈癌患者术后健康怀孕

    伦吉尔医生于2012年6月在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实施了这一手术。三天后,没有任何并发症产生,珍加出院了。


    “这项手术能够拯救将像詹妮弗·珍加一样的年轻女性,使她们免于切除子宫。然而,手术需要极高的专业水平,在技术上极具挑战性,因此只有极少数医学中心能够实施” ,伦吉尔医生提到。


    2010年,伦吉尔医生在伦敦进修数月,向世界级专家约翰·H·谢培德学习如何实施这项手术。谢培德医生是医学博士,担任巴特和伦敦医学及牙科学院(St. Bartholomew’s and the Royal London School of Medicine and Dentistry)的妇科外科教授、英国皇家马斯登癌症中心的妇科医生及妇科肿瘤专家顾问。在那之后,伦吉尔医生实施过12次手术,其患者多为尚未有过孩子的女性。


    完成手术回到家后,珍加遭遇了疼痛和便秘。“我立刻给伦吉尔医生打电话,他在一小时内就回复了我”,她说。“不仅如此,我并没有如预期那样遇到太多麻烦。我有一个很棒的家庭,而且我父母就住在隔壁,因此能够在我手术和康复期间全天候照顾我12岁和9个月大的两个孩子。”


    “我们的家庭现在完整了”


    根治性宫颈切除术:罕见的外科技术使宫颈癌患者术后健康怀孕

    手术后一年,珍加发现自己怀孕了。“我立刻给伦吉尔医生打了电话,他非常激动。”感恩节时,珍加的岳父向全家宣布她怀了个男孩。从那之后,她立刻被要求卧床休养,这意味着作为一个一年级教师,她不能完成这个学年的工作了。


    “学校非常理解我的情况,但对于我自己而言,要离开我的学生们很难,因为我非常热爱教育工作” ,珍加说道。“然而我们都清楚达到孕20周是个非常重要的事情,20周之后每多一天都是一个额外奖励。”


    根治性宫颈切除术:罕见的外科技术使宫颈癌患者术后健康怀孕

    珍加在32周时经历了一次惊险,她开始宫缩并且入院。她的第三个孩子罗科在36周时经由剖腹产出生了。罗科出生时有6磅7盎司重,20英寸长,不需要进入新生儿重症监护室。“我们很幸运能再生一个健康的儿子”,珍加说。“我们清楚地知道伦吉尔医生是我们能够拥有罗科这个奇迹宝贝的唯一原因。加上14岁的乔瓦尼,3岁的多米尼克,我们的家庭现在完整了。”


    为了持续检查子宫癌,珍加每三个月去见一次伦吉尔医生。“我和医生及他的员工们关系很好”,珍加说。“跟他们在一起时我感觉非常舒服,因为他们知道发生在我身上的每一件事。我永远只要一个电话就能找到他们,了解这一点让我非常安心。”

    详细信息·→]
  • 拒向病魔低头,孕妈妈奋勇抗癌

    四年前,Michelle Jahnke形容自己为人生赢家。当时的她,是一位事业有成的电视新闻制作人、环游世界的旅人、婚姻美满的妻子、活力十足的跑者,健康状态好得不能再好。更棒的是: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然而她的世界在一夕间风云变色。

     

    “知道自己得了癌症的那一刻,就像是被宣判死刑。我知道即使癌症本身不会致我于死,医生建议我所做的治疗也会耗尽我的生命。”Michelle 说。


    拒向病魔低头,孕妈妈奋勇抗癌

    这是因为在直肠肿瘤的活组织检查结果尚未公布,还没被正式宣告罹患第三期结肠直肠癌之前,医生已对她说:这颗肿瘤必需得拿掉,宝宝是留不住了。“这么做会使我心碎而死”,Michelle说。当时31岁的Michelle,不仅要拯救自己的生命,更在为腹中宝宝奋斗,好几个失眠的夜晚,她曾倚着丈夫Mark哭泣,听他安慰着:一切都会拨云见日。

     

    即使连续5个医生告诉她不能保住孩子,Michelle仍相信事情会出现转机。直到遇见芝加哥大学肿瘤科医生Blase Polite,“我们才终于在一片漆黑的前景中看到一线曙光”,她说。


    Polite医生向Jahnke夫妻俩建议一项特殊治疗计划,让Michelle在怀孕的状态下接受化疗。这么做定会有风险,但她知道,这是拯救母子二人的最佳机会。


    拒向病魔低头,孕妈妈奋勇抗癌

    “接受化疗需要很大的信念,任由大量毒素入侵身体,还要说服自己一切都会没事,心理上這是我做过最困难的事之一。”接下来的几个月,Michelle在对抗自己的抑郁之余, 还得为家人而坚强,情绪就像坐上了一辆云霄飞车。

     

    2012年11月30日,Michelle 终于在预产期的前一個月剖腹产下一个高48公分、重 2700公克的健康女儿:Elana Jahnke,“从里到外都无比地完美,没有一丝受到化疗影响”,Michelle说。


    拒向病魔低头,孕妈妈奋勇抗癌

    “Elana 是我们的‘奇迹小宝贝’” Michelle 闪耀着笑容,双手放在心上感叹地说,“一切的治疗和不确定性,在看到Elana的那一刻都值得了。她真的、真的好漂亮!”

     

    Elana出生的两个月后,Michelle开始接受放射线治疗,接着是更多的化疗,以及最终的手术移除肿瘤。现在的Michelle 35岁,已从癌症痊愈两年。

     

    她希望女儿从她对抗病魔的故事中知道:你永远比自己想象中的坚强。“人们会说:‘是你的勇气救了她’但其实是她救了我。如果没有怀孕,我不知道会不会有如此强烈的求生意志。想到我必需为她奋斗,让她诞生、看着她长大成人,就足以构成所有活下去的理由。”Michelle说。

    详细信息·→]
首页
联系我们  
如需资咨询赴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University of Chicago Medicine)就医的相关事宜,
请联系就医邮箱:
电子邮件:china@uchospitals.edu
     
您还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获取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更多信息:
关注微信
微信:  UChicagoMedicine
 Copyright ©2016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