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实例  
移植
  • 就像大多数人一样,Scott Sargent在Facebook上开始分享他的故事:“好吧,今天好消息和坏消息都有,”他于2012年3月8号在Facebook上写道,“好消息是我终于知道这几个星期为什么这么累了。坏消息是我需要一个新肾,谁有多余的吗?”

     

    Scott用一种轻快的方式告诉了他的朋友这个噩耗,而这场疾病也让他和家人之间建立了更深的联系。Scott和她的妻子把这个故事当作一个特别的机会来为大家科普器官捐献的知识。

    肾脏移植亲历家庭激励更多的人成为活体肾脏捐献者

    Scott Sargent和他的侄女Lili Sargent,拍摄于Scott收到他哥哥捐赠肾脏的两个月前

     

    在写那条Facebook的两个星期前,Scott得了严重的头伤风,一直感到虚弱疲惫。作为从伊利诺伊坎卡基来的代课老师,他在教初中体育课时,差点晕了过去。他去看医生的时候以为自己得了感冒,但他很快就被转诊到一个肾病医生那里,并被诊断为肾衰竭晚期,需要进行肾脏移植。

     

    Scott选择前往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移植中心就医,因为他认为这是最好的移植中心。接下来的几个月,他和Shelly了解了更多关于移植的流程,定期去医生那里检查和做透析。Scott从不向他的朋友或家人要求给他捐肾,因为他不想给任何人增加负担。但是后来他了解到像他这样的年纪(当时39岁),活供体提供的移植器官能保持最长的时间,也能让治疗达到最好的效果,原来的想法便慢慢减弱了。

    肾脏移植亲历家庭激励更多的人成为活体肾脏捐献者

    Tim 和 Scott Sargent,拍摄于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2012年

     

    他的妈妈和姐姐都自愿捐赠肾脏但是却不符合移植标准。同年6月,Scott被正式列入需要肾脏捐献的候补名单中,几天之后他发现能与他匹配的捐赠者正是他住在肯塔基州的哥哥Tim。多亏了哥哥的慷慨捐赠,2012年9月4号,Scott成功进行了肾脏移植手术。


     “他把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给了我,让我能继续活下去,” Scott说,Scott的妻子Shelly说她已不知该如何感谢Tim和他的家人所做的一切了。“你要如何才能感谢让你重获新生的人? 你永远没有办法报答他们的恩情。我在Scott的生日和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时都会给Tim寄感谢卡片,但即使这样我也觉得是不够的。” Shelly说道。

    肾脏移植亲历家庭激励更多的人成为活体肾脏捐献者

    移植手术之后,Tim Sargent和Lili在家中。Tim休息了4周便重返工作。

     

    Tim有四个已成年的孩子,不过他又领养了第五个孩子Lili,Scott做移植手术时Lili刚满5岁。Shelly决定做一本相册来记录Scott的移植旅程,因为她想让Lili知道她的爸爸对她的叔叔的无私帮助。


     “我担心她长大后完全忘记了这件事。我想让她永远记得她的爸爸是个英雄。”她说。

     

    这本书非常受欢迎,家人们建议他们可以把这本书变更成易于与他人分享的形式,让人们意识到医学上对活体器官捐献者有极大的需求。Shelly和Scott在此之前都对器官移植流程了解甚少,现在也意识到需要更多的相关教育材料。

     

    这本相片书为他们找到了理想的读者群体:像Lili一样的小孩,他们和父母一起读书的同时还可以共同了解关于器官捐献的知识。Shelly最终把书做成了儿童读物,《我的英雄爸爸》讲述了一个关于Scott的肾脏移植和Tim送给弟弟的珍贵礼物的故事。这本带有插画的书收录了Scott和家人的照片,因为他们想向读者强调这是一个真实发生的故事而不是一个虚构的卡通或童话。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肾与胰腺科主任Yolanda Becker医生为Scott做了移植手术。她也认为大众需要更多关于器官捐献的教育,而且这种教育需求非常紧迫,因为越来越多的病人在等待做器官移植手术。现在美国有超过109,000位患者在等待肾脏移植。而2012年,像Scott这样收到移植肾源的患者只有16,487位。当然这其中仅有5,619位患者的肾源是来自于活供体。

    肾脏移植亲历家庭激励更多的人成为活体肾脏捐献者

    Yolanda Becker,医学博士

     “器官捐献意识在移植领域中是至关重要的,” Becker博士说。“在这一方面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像这样一本书就非常能激励大众。我们特别高兴Sargent一家能花时间出版这本书,我们也很期待将这本书用在我们的相关教育中。”

     

    Scott做完移植手术的两年后,这本书现在在市场上销售了。在社区的教育会议上,Scott和Shelly就使用了这本书,他们希望这本书可以成为能帮助大家了解活体器官捐献的一个工具。

     

     “如果我听说一个小孩把这本书拿回家,她的爸爸给她读了以后,她问,‘爸爸,你会成为这样的英雄吗?’我会非常高兴的。”Shelly说。“我认为还有很多小孩的父母没听说过有关活体器官捐赠者的需求。我希望这本书可以让他们开始考虑做活体捐献者的可能性”。

    详细信息·→]
  • 2010年12月的一个寻常日子,医学博士Anjuli Nayak接到了她的秘书打来的电话,称Nayak医生的血液检测结果再次被标记为高值。白血球数量达到 22,000——超过正常水平上限的两倍。

     

    “我感到很震惊,有点不知所措,”在伊利诺伊州布卢明顿 - 努马执业的过敏症医生/免疫系统医生Nayak说道。“我没有感到恶心,而且没有任何症状,但我明白自己患上了白血病。”

     

    那天晚上,她和她的家人聚在布卢明顿的家中,探讨各种选择和治疗方案。Nayak 的丈夫 Nicholas 是一名退休急诊医生,现在全职从事研究工作。当时,他们最大的儿子 David 是一名内科住院医师。次子 Zachary 在医学院就读,最小的儿子 Luke 是一名高中生,正在申请六年制医学院项目。

     

    “我的丈夫和儿子从网上收集了许多医学论文,搜寻哪些国家拥有最好的白血病治疗项目”,Nayak 说道。当家人正考虑前往德克萨斯州时,Zachary 打电话给医学院的一名导师征求意见。导师建议他的母亲与医学博士Wendy Stock联系,后者是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血液科医生/肿瘤医生,而且是全国著名的白血病权威。

     

    Stock 与 Nayak进行了长达 90 分钟的通话,对 Nayak 的许多问题做出了解答。“我是一名医生,但我从来没有在肿瘤科待过”,Nayak 说道,“Stock 医生描述了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能够提供的服务,但她同时表示我应该自己决定选择哪家医院。教堂为我举行了祷告,当我站起来时,答案就是芝加哥大学。我打电话给 Stock医生,告诉她‘我明天就去’。”


    突破性研究、临床试验和靶向治疗有助于患者获得积极的疗效


    由多名专家组成的团队与 Stock 配合,开展了一系列研究,以识别白血病的确切类型,并确定是否存在任何基因异常。Nayak 被诊断患有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ALL),这是一种侵入型的血液和骨髓癌症,可以迅速扩散到包裹大脑和脊髓的液体。基因分析显示,白血病检测的费城染色体呈阳性,产生这种突变的原因是两对染色体中各自的染色体发生断裂,遗传物质易位,从而产生“融合”基因。这是一种导致白血病的新型蛋白编码基因。

     

    上世纪七十年代,芝加哥大学遗传学家、医学博士Janet Rowley指出,正是这些“染色体易位”触发了白血病和其他癌症的形成。这项关键发现为更好的诊断技术奠定了基础,并在最近运用于特定癌症的治疗方案。

     

    “在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University of Chicago Medicine),我们一直非常重视白血病的潜在生物学”,Stock 说道。

     

    Stock 的白血病团队利用科学知识和丰富的临床经验,为 Nayak设计了尽可能最好的治疗计划。“他们告诉我治疗会非常辛苦,有一段时间我会感觉非常恶心,”Nayak 回忆道。当她的儿子问她想做什么时,她回答,“我想为我的丈夫和孩子活下去。我不想让癌症吞噬我的生命,不想离开你们。”


    费城染色体阳性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Ph+ ALL) 的一线治疗涉及化疗(缓解癌症)和干细胞移植(彻底根治白血病)


    针对 Nayak 定制的基础治疗方案将传统化疗与达沙替尼(Sprycel ®,一种专门针对 Ph+ ALL 的药物)相结合。达沙替尼抑制费城染色体产生的异常蛋白质,从而阻止病情发展和扩散。据 Stock 介绍,达沙替尼可以提高 Ph+ ALL 患者的缓解率和存活能力。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这类药物已经上市。当时,首先获得批准的是伊马替尼 (Gleevec®),用于治疗另一种费城染色体阳性白血病——慢性粒细胞白血病 (CML)。达沙替尼是第二代伊马替尼,于 2006 年推出。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是全国首批测试这两种高效药物的中心之一。


    医疗团队认为,治愈的最佳机会是在病情缓解后进行移植,并在移植后继续服用达沙替尼。由于无法获取完全匹配的移植捐赠者,Nayak 获得了参加一项独特临床试验的机会: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赞助的一项关于干细胞移植的研究,内容涉及从半匹配的捐赠者以及捐赠的脐带干细胞进行移植。


    “这种方法使我们能够对没有完全免疫匹配的患者进行移植,”Stock 解释道。“半匹配(单倍体相合)干细胞可迅速移植,在有限的时间产生血细胞。它们提供了让脐带细胞长期“生根”所需的桥梁。试验期间,我们看到单倍体相合干细胞无缝过渡到脐带移植。”2011 年 12 月,Stock 和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其他研究者发表了一篇论文,内容关于美国经历此类移植的首批 45 名患者。研究结果显示,除了移植快速外,这一方法产生移植物抗宿主病 (GVHD) 的风险较低,能持久缓解许多高风险患者的病情。从 Zachary获得半匹配细胞的 Nayak 是试验中初始组患者之一。


    癌症手术后:恢复、重建和复原


    Nayak 在 2011 年 8 月重新开始采用达沙替尼治疗,并且没有发现明显的白血症残存迹象。她继续每天服用达沙替尼药丸,并且具有很好的耐受性。现在,医疗团队利用高度灵敏和精密的诊断,每月检查她的血液,确保不再检测到癌细胞。随着免疫系统的恢复和重建,Nayak 集中精力通过锻炼和加强营养来恢复健康。她经常在教会和女性聚会上讲述她的治疗过程,告诉她的听众,虽然她的生活发生了巨大变化,但从来没有现在这么好。


    “感谢上帝,他在芝加哥大学为我开启了一扇大门,拯救了我的生命,”她说道。“我从医生和护士那里得到许多关照、同情和鼓励,他们让我获得了新生,我永远感激他们。”

    详细信息·→]
  • 干细胞移植术治愈患有高危白血病的印第安纳州儿童


    干细胞移植术:值得庆贺的事

    科默儿童医院(Comer Children's Hospital)宣传图片上

    的米娅和坎宁安医生


    劳拉•勒德洛永远不会忘记她36岁生日的那天。2010年4月12日,当她正和家里人进行生日午餐时,她接到孩子们的儿科医生打来的电话:她4岁的女儿米娅患了白血病。


    那一天的早些时候,劳拉把米娅送去她的儿科医生办公室,因为自从小姑娘得了耳部感染后,药物治疗并没有使她的病情得到好转。这位印第安纳州克朗波因特方济会圣安东尼健康医院的医生为米娅开了验血单。


    “医生让我们立刻转去科默儿童医院,”劳拉回忆道。她与大卫•勒德洛带着米娅离开他们在印第安纳州湖村的家,于当天下午晚些时候赶到了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科默儿童医院。


    干细胞移植术:值得庆贺的事

    米娅竖起拇指,与母亲一起为科默儿童医院录制一段广播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血液病理学家(专长于血液疾病的病理学家)对米娅的血细胞进行了更进一步分析,发现米娅患有T系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T-cell acute lymphoblastic leukemia (ALL)),有极高的复发风险。


    “我们从这些结果中得知,干细胞移植能够为米娅提供最大的治愈机会,”血液学家/肿瘤学家约翰•坎宁安说。坎宁安医生是一位医学博士,是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科默儿童医院造血干细胞移植主任。


    经过基因匹配筛选,发现米娅的哥哥布雷德利的基因完全匹配。“这种结果出现的机率只有四分之一或更少,” 坎宁安医生说,“我们的团队非常激动的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米娅的父母。”


    拯救生命的“布巴汁”


    干细胞移植术:值得庆贺的事

       米娅和她的哥哥布雷德利


    七月下旬,化疗治疗完成后,米娅接受了移植术。经过40分钟的手术,医生从他哥哥的髋骨摘取了干细胞(米娅将之命名为布巴汁)。布雷德利当时只有八岁,记不清手术过程,只知道“之后几天走路有点儿疼”。


    劳拉说,米娅平时喜欢紫色和粉色,总会在头发上插上花朵,将来还想做个时装设计师。这样一个小姑娘,在整个治疗过程中一直表现坚强。米娅总是保持着她的幽默感,把坎宁安医生称为“火腿医生”,还为她的祖父祖母取了绰号,叫做“炒蛋”和“培根”。


    一生关爱


    现在,米娅已经痊愈。“疾病复发的机率几乎为零,”坎宁安医生说,“不过我们会警惕观察任何长期副作用的出现。”两年前,米娅转去了科默儿童医院的儿童癌症幸存中心。该中心以预防和治疗癌症治疗的远期效应为目的,为幸存者提供个性化的、长期的综合治疗,并为检查和改进他们的健康进行研究。


    对于幸存中心的研究人员收集女儿治疗、康复和生活质量的相关数据,米娅的父母感到高兴。“所有这些在米娅生病前就取得的进展使她得以进行干细胞移植,”劳拉说,“现在,我们愿意做一切力所能及的事来帮助其他孩子。我们想要把爱传播出去。”


    拯救孩子的生命:值得庆贺的事


    2014年4月9日,被诊断出白血病后接近四年,米娅•勒德洛与约翰•坎宁安医生为科默儿童医院录制了一段关于成功治愈的宣传广播。“米娅在录音时渡过了一段美好时光,”米娅的母亲劳拉说,“她不记得太多生病时的事情,但她会记得这一幕。”

    详细信息·→]
  • 心力衰竭是一种发病率、死亡率双高的严重疾病。从字面上看来,它似乎代表心脏已完全无法工作,但其实,心力衰竭形容的是心脏无法正常的跳动。

    衰弱的心脏无法为细胞提供足够的血液,病人会因此产生疲劳感、呼吸困难、咳嗽等症状”,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心力衰竭、移植与机械循环支持主任Nir Uriel医生说道。行走、爬楼梯、提菜篮等日常行为也有可能会显得异常困难,生活品质也因此下降。

    如同世界上其他国家,心力衰竭在中国医院来访病人中也十分常见,病因也多来自高血压和冠状动脉心脏病。但就疾病的流行度而言,则是低于许多西方国家(如美国)。

    令人遗憾的是,心力衰竭至今仍然没有一个很好的治愈手段,但通过装置控制或手术等治疗,可帮助病人延长寿命,并提供更有品质的生活。

    证据表明心力衰竭的新型治疗手段正在不断发展。但在中国,许多欠发达的偏乡地区仍在使用老旧(低成本)的疗法,对更新更有效的治疗手段与知识的掌握仍然相对落后。

    而在美国,患者普遍被教育需要采取积极行动来对抗心力衰竭,虽然它是一个不可逆的器官损伤疾病,但仍然可以透过一些措施来改善症状。作为全美最受尊敬的心脏衰竭治疗机构之一,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可提供从机械循环支持到心脏手术(包括心脏移植手术)的多学科综合治疗。

    辅助循环装置:从过渡性治疗到替代性治疗

    当病人的心力严重衰竭,他/她的心脏将无法提供身体运作所需的足量血液时,心脏科医生会建议采用左室辅助装置(LVAD)。

    浅谈心力衰竭治疗手段的未来

    左室辅助装置 (LVAD))(资料来源:维基百科)

    “这个装置不仅能帮助病人过渡到下一个治疗阶段,也就是心脏移植,它也可以做为替代性治疗(destination therapy),一直陪伴在病患的左右,辅助心脏运作”, Nir Uriel医生说。

    浅谈心力衰竭治疗手段的未来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心力衰竭、移植与机械循环支持主任Nir Uriel医生

    事实上,LVAD一开始其实是被当作为心脏移植手术做准备的过渡而诞生的疗法,但一项重要研究发现,在严重心力衰竭患者之中,使用LVAD和接受一般性治疗效果出现显著差异:接受一般治疗的患者两年存活率仅有8% ,使用LVAD的患者则有25%。“25% 虽然不是惊人的数字,但治疗效果已提升了4倍之多!”Uriel 医生说。LVAD开始广泛流行后,接受治疗的病患两年存活率达到56%,而现在,病患两年存活率更是达到了 70%。

    “对预后较佳的病人,LVAD会被当成一种替代性治疗”,Urial医生说。

    当LVAD未达到预期效果,就是时候考虑心脏移植手术了

    若LVAD装置疗效不佳,这个病人是否就被宣判死刑了?“不,还是有希望的。这时我们会建议患者进行心脏移植手术”,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心胸外科主任Valluvan Jeevanandam说道。

    浅谈心力衰竭治疗手段的未来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心胸外科主任Valluvan Jeevanandam

    曾操刀超过1000个心脏移植手术(包括全人工心脏)以及无数心脏外科手术,Jeevanandam医生无疑是心力衰竭手术领域的专家。

    心脏移植手术在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已有超过三十年历史,并持续在移植领域不断精进,为患者提供无可比拟的治疗及照顾。医学中心经常接收被其他医院评估为无法治疗的患者。该医疗团队以针对特殊病例(包括高风险患者与癌症存活者)的专业治疗闻名。

    Jeevanandam医生便是这个领域的先驱之一,他专精于治疗在传统意义上被认定无法手术的病例,曾多次为等待接受移植的病人修补受损心脏使他们无需接受移植手术,也曾成功地为不符移植标准的病患成功完成器官移植。身为世界首屈一指的外科医生,Jeevanandam医生更在中国、印度、中东和南美洲等地,发起高风险患者治疗和心脏辅助仪器计划。

    除了强壮、耐力和勇气,这个消防员还拥有一颗全新之心

    浅谈心力衰竭治疗手段的未来

    Lawrence Matthews, Jr.

    从小,Lawrence Matthews就知道自己想在公共服务领域工作。20岁出头的时候,他是美国陆军国民警卫队的一员,“但自从生了病,这一切也随之结束了”,Lawrence说。

    Lawrence 从25岁开使便饱受呼吸困难之苦,健康状况急转直下。他被诊断罹患肥厚性心肌症,心肌功能受到影响连带使得心脏无法有效地泵血,随后他的情况很快地便恶化成心力衰竭,急需换心。幸运的他在数月后等到了一颗相符的心脏移植,于2007年6月由Jeevanandam医生操刀,在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进行心脏移植手术。

    Lawrence在短时间内顺利地康复,并继续朝他的理想迈进。2009年,他宣誓就任伊利诺伊州南郊区道尔顿的消防队员。9月9日,在他的28岁生日当天,Lawrence第一天投入岗位。

    Lawrence如今住在芝加哥南部市郊,婚姻美满,并和太太一起养育2到16岁的三个儿子和两个女儿。Jeevanandam医生称心脏移植是“生命的第二次机会”,他赞赏Lawrence愿意抓住这个机会,为自己、家人以及整个社会将手术的影响力发挥到极致。

    Lawrence说他现在每天都过得很愉快,并对自己所能做的一切心怀感恩。“拥有一颗新的心脏和一个新的人生,我觉得自己深受祝福”,他说。

    详细信息·→]
首页
联系我们  
如需资咨询赴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University of Chicago Medicine)就医的相关事宜,
请联系就医邮箱:
电子邮件:china@uchospitals.edu
     
您还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获取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更多信息:
关注微信
微信:  UChicagoMedicine
 Copyright ©2016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