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实例  
骨外科手术与康复医学
  • 全肩关节置换为帕罗斯帕克村的退休人员减轻病痛,使其恢复积极的生活


    全肩关节置换术:减轻肩膀负担


    (从左至右)弗兰克·克里扎克及妻子贝丝,与骨外科医生、医学博士施柳(Dr.Lewis Shi),

    在克里扎克为治疗左肩剧痛而实施肩关节置换手术后进行后续会面


    当弗兰克·克里扎克告诉朋友他进行了肩关节置换时,朋友们都难以置信,纷纷表示:“你肯定搞错了,你说的是肩袖损伤修复吧?”这位78岁的退休销售经理表示,当他在寻求骨外科医生以解决左肩剧痛问题之前,他自己也从没听说过肩关节置换手术。


    早在2009年,帕罗斯帕克的居民克里扎克在院子里劳作和搬运重物时感到左肩酸痛。随着时间流逝,这种不适感逐渐加强,疼痛已经影响到其它日常活动,包括钓鱼、骑车和爬山。到最后,即便只是伸手拿叉子或勺子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他都能感到“一阵闪电般的晃动”。“我的生活非常痛苦”,克里扎克回忆道。物理治疗和其它药物并不能解决病痛。


    克里扎克的一位医生推荐他到芝加哥大学医学院寻求骨外科医生、医学博士施柳(Dr. Lewis Shi)的帮助,因为施医生是一位肩部损伤与治疗方面的专家。 X光结果显示,骨关节炎已经极大地影响了克里扎克的肩关节骨表面与关节间软组织。施医生解释说,全肩关节置换术会是一种合适的治疗方式,因为这能够减轻疼痛、恢复肩关节功能。“很多病人知道髋关节置换术和膝关节置换术,却不知道肩关节置换术也是一项常见、安全、可靠的手术,”施医生说,“每一年,美国会实施50000次以上的肩关节置换手术。”


    在描述与其骨外科医生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时,克里扎克说,“施医生是一位真正的绅士,他把每件事都解释得非常到位,然后鼓励我做决定。”克里扎克预约了一个月之后的手术,手术日期定在2012年12月26日。“我非常紧张,但施医生给了我进行手术的信心,”他回忆道。


    手术中,施医生移除了已损坏的关节,以人造部件进行替代。这种人造部件叫做移植物,由金属和耐用塑料材料制成。通过选择和安装移植物,并将其旋转至一个正确的角度,施医生为克里扎克量身实施了这场手术。


    无痛手术


    施医生手术团队里的麻醉师、医学博士塔里克·马利克,同样给予了克里扎克许多照顾和关注。除了手术过程中的全身麻醉,马利克还为克里扎克实施了局部麻醉,以阻滞连接受损关节的神经。这项技术使克里扎克入睡所需的用药量达到最小化,不仅如此,还减少了由麻醉引起的副作用的不适感。这种神经阻滞通过向克里扎克的脖子插入一根细小导管来实现,到手术结束回家后,导管依然在脖子里保持作用。数天后,再用泵来持续为手术部位供给麻醉药物。


    全肩关节置换术:减轻肩膀负担


    克里扎克,左,示范在实施肩关节置换手术后左臂重获的运动幅度


    “这种局部麻醉使大多数病人能够在手术后的24小时之内出院,并且只需要口服少量或无需服用止疼药,”马利克解释到,这一方法还能使病人在移动关节时不会感到疼痛,这是置换手术后的复原过程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


    “一切进展顺利,疼痛感被减至最轻,”克里扎克说,他只需服用非处方药来减轻病痛。“当我再次见到施医生时,我还开玩笑说‘我实施了一个无痛手术’。”


    现在,克里扎克小心避免拉伤他复原的肩膀,但他可以开始提一些轻物,也已经回到院子里劳作。他期待着初秋时进行一场垂钓旅行。“我现在感觉非常好,”他说。


    关于肩关节置换手术的更多知识


    肩关节置换手术是一种非常安全和有效的手术,帮助病人承受一系列病痛,例如关节炎和慢性肩袖撕裂。这是一种减轻病痛和改善功能的可靠方式。


    克里扎克是实施这种手术的一位好的候选者。在决定实施手术前,他尝试过无数的非手术治疗方式。


    根据您的健康史和诊断结果,最初的规定治疗方式有可能是以下几种方式的综合:

    1、抗炎药(布洛芬、处方药等)

    2、可的松注射

    3、物理治疗


    如果保守治疗都尝试无用,病人可以选择实施肩关节置换。在手术前、手术中以及手术后,我们的多学科综合治疗团队(包括外科团队、麻醉团队和相关配套医护人员)会同心协力提供最佳的治疗可能。

    详细信息·→]
  • 曾经的安吉丽娜·克伦肖(Angelia Crenshaw)热爱旅行,忙碌于教堂、购物、社交生活和走亲访友等活动,而这一切在3年前成为泡沫。当时50岁的克伦肖住在芝加哥摩根公园附近,突然感受到了一阵剧痛。此后,她四处求医,可是连处方药都不能减轻她的伤痛。

     

    “我无法长时间的行走。购物时,我会选择走进商店然后找个地方坐下来。而我的社交生活也不像从前那样丰富多彩了。” 超声波没有在她的腿上检查出任何异样。她注射过止疼剂,但仅能维持短短几周。她还尝试过物理治疗,但病情很快就复发了。无奈之下,克伦肖开始使用拐杖,走路对她来讲,已经是一个艰难的任务。

     

    “平躺在床成了我唯一解脱的时刻。” 病痛对生活产生的巨大影响使她愈发抑郁。“我想我永远都无法走路了。”2014年6月,在她与儿子聚餐时,病魔彻底压倒了她。

     

    克伦肖的家人开车将她送到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急诊室。在这里,她遇到了莫医生James Mok, 一位拥有丰富微创手术经验的骨科脊柱外科专家。


    微创脊柱手术:重新行走


    莫医生在与任何腰椎病人接触时,都会提前考虑非手术治疗方案。“我们先后尝试了所有克伦肖曾使用的方法:止疼针、处方药和物理治疗。如果这些都不奏效,我们再开始讨论手术的具体细节与准备工作。”莫医生解释道。但由于克伦肖还有像狼疮、肥胖、糖尿病和中风的病史,传统的脊柱外科手术显得格外高风险。根据多年的从业经验经验,莫医生为克伦肖推荐了一项低风险、高效的手术选择——微创脊椎手术。

     

    根据诊断,克伦肖身上存在着两种常见的腰椎病:脊椎前移(锥体的异常移动);椎管狭窄(较小的锥孔空间导致脊椎神经压迫)


    微创脊柱手术:重新行走

    莫医生(James Mok)


    莫医生解释道:“微创手术不仅能达到传统开刀手术的相同效果,还能承担更小的手术风险,减少失血或感染几率。” 据悉,微创手术的恢复时间也比传统手术治疗要快。

     

    几个月后,克伦肖在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进行了近三个小时的手术。莫医生和他的团队通过使用小型仪器、X射线和微切口,顺利进行了两项微创手术:推板切除术(使腰椎的神经孔变宽)和脊柱融合术(稳定脊椎)。


    “当我们讨论手术战略时,我总是希望使用微创技术。” 莫医生发现在大多数情况下,微创手术总能为患者带来最好的手术效果,降低风险、减少并发症和缩短恢复时间。

     

    在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先进的技术使手术更为高效成功。“我们刚购置了一台机器人,用于脊柱融合术中精准放置植入物的工作。这不仅保证操作的安全与准确性,更延续了手术的微创性。我们是芝加哥唯一拥有此技术的医学中心。”莫医生说道。

     

    对克伦肖而言,此次手术为她的生命带来无限转机。接受手术休息一星期后,她开始使用学步车走路。两周后,她已能切换到手杖。而现在,她甚至无需手杖的帮助便可自如行走。再次享受与家人的快乐时光。2016年2月,克伦肖去了雷诺和太浩湖旅游——这是她三年半内的第一次度假。


    微创脊柱手术:重新行走


    “我现在能做任何想做的事情。腿部没有任何疼痛,而且几乎看不到手术痕迹。两年前,我以为我再也不能走路了。感谢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和莫医生,将我的生活变得更美好。”

     

    除手术外,更成功的是克伦肖对莫医生的信赖与认可。莫医生说: “患者的切实感受是手术中最重要的部分,务必要让患者更好的感受到‘手术的成功性’。身体上的痛苦无疑会给生活带来诸多限制,而扭转这一切并帮助他们重新享受生活的希望无疑是令人振奋的。”

    详细信息·→]
  • 五年半以前,Sara Llibre 决定重新恢复运动生涯,以此庆祝自己即将到来的 50 岁生日。这位两个孩子的母亲开始跑步,并最终参加了她的第一次马拉松赛。在几年内,居住在拉格兰奇的 Sara Llibre 加入了一支三项全能队,并完成了她的首次铁人三项比赛(2.4 英里(约4公里)游泳/112英里(约180公里)自行车/26.2 英里(约42公里)长跑)。


    三项全能运动员借助微创髋关节手术重新大步向前


    然而,沉重的训练产生了负面影响。一年半以前,Llibre 感到右髋非常疼痛,几乎无法跑步。核磁共振结果表明,她遭遇了髋部撞击(髋骨摩擦)和盂唇撕裂。一位医生告诉 Llibre她不能再跑步了。

     

    为了确诊,Llibre前往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 (University of Chicago Medicine),拜访骨外科教授、运动医学奖学金计划主任、医学博士Sherwin S. W. Ho。“Ho 博士了解运动员,我敢说他根据我描述的疼痛就能准确知道我从事什么运动。”Llibre 说,“他没有对我承诺任何事情,但他说我能够重新跑步的机会很大。而且他说对了。”

     

    2014 年 1 月,Ho 实施了修复撞击和撕裂的微创门诊手术。八个月后,即 2014 年 9 月,Llibre 参加了威斯康辛州铁人赛。虽然只取得所在年龄组的第四名,但她打破了个人纪录,而且没有感到疼痛。现在,她期待参加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举行的铁人赛,打破另一项个人纪录。

     

    “我感觉很自然”,这名性格开朗的芝加哥公立学校教师谈起了训练和比赛。

     

    Ho 博士是运动医学和肩、肘、髋、膝、踝微创关节镜手术领域的专家。他解释说,“如果我们足够早地对这些患者进行治疗,就可以保护他们的髋关节,使他们能够继续拥有积极、健康的生活。尤其是像Llibre那样希望在晚年从事三项全能的运动员,类似的手术可以使他们的髋关节承受更多年限和更多里程。”

     

    仅仅十年前,撞击(称为股髋撞击综合征或 FAI)还常常无法确诊,患者被告知他们将饱受肌腱炎和关节炎之苦,并且生活在疼痛之中。当疼痛发展到足以在 X 光下显示为关节炎时,患者将接受髋关节置换手术。

     

    “如今,随着更先进的核磁共振成像和微创手术的出现,我们可以诊断出患有撞击和撕裂的患者,并在发展成为关节炎之前进行治疗。”Ho 解释道,“作为髋关节保护专家,我们的工作是维护好患者自身的髋关节,避免他们到晚年不得不接受髋关节置换手术。”

     

    当髋关节弯曲超过 90 度时,通常会出现撞击。髋关节骨臼自身能够弯曲到一定程度,但当弯曲反复超出限制时,两块骨骼就会相互碰撞,从而导致疼痛。就 Llibre 的情况而言,属于盂唇(臼体周围的一圈软骨)损伤。

     

    Sarah Llibre 角逐铁人赛


    在跑步过程中,运动员弹跳弯曲成千上万次。其他活动同样也会加重髋关节的负担。“上楼梯、蹲下来捡东西、坐下、骑车、打网球、踢足球、溜冰——我们做的几乎每件事情都存在髋关节弯曲,从而使我们面临FAI这一特殊问题 。”Ho 解释道。

     

    就 Llibre 的情况而言,Ho 通过重塑相互摩擦的骨骼修复了撕裂与撞击这一生物力学缺陷。(手术过程中也可以解决肌腱炎和早期关节炎的问题。)

     

    90 分钟的手术改变了Llibre的生活。她在术后的近四周时间内还需要拄着拐杖,但三周之后便开始游泳,随后几周开始骑车。三个月后,她重新跑了起来,力度达到八成左右。“我从 Ho 医生那里获得了可以从事多少运动量以及何时应该放缓运动的好建议——并且我并不需要放缓太多。”

     

    现在,Llibre 已恢复到每周训练六天,通常一天训练两次。“对我而言,Ho医生是奇迹的创造者,”她说道。


    三项全能运动员借助微创髋关节手术重新大步向前


    Ho是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骨科专家团队的成员,致力于髋关节综合护理。该团队成员还包括医学博士、外科硕士Richard W. Kang和医学博士Hue Luu。

    详细信息·→]
  • 在中国,随着老龄化的加剧和运动健身文化的兴起,骨科手术的需求量在老年和中青年人群中都逐渐攀升。当下,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正遭受由关节疾病和运动损伤带来的困扰。


    骨关节炎是一种退行性关节病变,通常由增龄、创伤和肥胖引起,在中国大约有10%的人口患有此病。骨关节炎有时又被称为退行性关节病或老化损耗型关节炎,是最常见的慢性关节疾病。当关节处原本作为软垫的软骨退化或被破坏后,便会引起关节疼痛、僵硬和肿胀,最终演变为骨关节炎。骨关节炎的一般治疗方案包括体重控制、运动疗法和药物疗法。病情严重的情况则需进行关节置换手术。


    近几年,健身热潮席卷中国,越来越多的中产及以上收入人群开始在健身休闲项目上投入时间、精力和金钱,有的频繁出入于健身房,有的则积极投身户外运动。据中国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科学研究所统计,到2014年末,中国已有33.9%的人口一周参加3次中等强度的体育锻炼。而在几年前,这些大规模的健身休闲场馆和健身房都还十分罕见。


    然而,在健身热潮席卷的同时,中国的运动损伤率也呈爆发式增长。目前,中国的年度运动损伤率为0.513%(英国为0.373%,美国为0.456%),按人口比例来算,中国的运动损伤率居世界第一。而这些运动损伤主要来源于篮球、羽毛球、游泳、跳水和足球等多项运动。尽管诸如按摩和针灸之类的中医疗法在中国十分流行,某些严重的损伤则必须借助手术手段来治疗。


    高质量的骨科/关节置换治疗手段能帮助患者快速恢复健康,早日安心。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拥有一支出类拔萃、各有专长的骨外科医生团队,且都是各自领域的权威专家。有时,在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接受完骨科手术后的病人在24小时内便可出院。


    专业化的细致分类,强大的专家团队


    当损伤或病变威胁到病人的肌肉骨骼系统,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骨科专家团队有条件为患者提供全面的疗法选择。从非手术疗法到手术疗法,凭借他们的丰富经验,他们能够为患者制定最佳方案。


    作为骨科医疗领域公认的领军医院,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吸引着世界各地患有肌肉骨骼类疑难杂症的病友们前来就诊。旨在不断提升和突破现有的骨科医疗水平,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一直积极投入医学研究,为骨科领域不断开发新疗法、新手术技术和新治疗设备。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骨外科医生在肌肉骨骼系统有自己的专长领域,比如膝盖,臀部或是手部。特殊专长包括骨与软组织恶性肿瘤、骨脆症与骨骼健康、骨折、足部与踝部、手部与腕部、肩膀与手肘、髋部、膝盖、儿童骨科、脊椎医疗和运动医疗。医生们都在各自的专长领域拥有绝对丰富的经验,对最新的疗法和手术技术都高度熟练。 可以说,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骨外科专家团队能应战几乎任何种类的骨科疾病。


    病人为本的医疗理念融合高超医术


      骨关节炎发病率逐年上升 我国骨科手术需求量上涨


    施柳(Dr. Lewis Shi)医生就是这支精英团队中的一员。他毕业于哈佛大学医学院,是治疗肩膀损伤与手肘损伤的专家。


    施医生特别擅长肩关节手术、肩关节置换手术、反向型肩关节置换手术、肩关节骨折/脱位治疗以及肩袖撕裂/撞击症候群的治疗。施医生致力于将治疗的侵入性降到最低,因此他会在考虑手术疗法之前尽量发挥各种非手术性疗法的最大价值。


    施医生不仅仅是一名技术娴熟的外科医生,他在医学研究上也是硕果累累。他投入大量时间潜心钻研肩袖撕裂的分子基础以及肩关节炎的生物力学机制。同时,在多项旨在提高肩膀损伤诊断效率及治疗效果的全美及全球范围的试验中,他也担任重要职位。


    施医生可以同时讲英语和中文两种语言。虽然英语是母语,他的中文同样娴熟地道。因此,许多只说中文的患者也有机会享受施医生高超的医术。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许多骨外科医生都有多语种能力,他们能与来自不同语言文化背景的病人沟通。


    病例分享:无痛手术,快速恢复


    施医生成功治愈了许多病人,弗兰克·克里扎克(Frank Kryzak)就是其中一位。


    早在2009年,弗兰克在院子里劳作(搬运重物)时常感到左肩酸痛。之后,这种不适感逐日演变成疼痛,严重影响到他诸如钓鱼、骑车和远足之类的日常活动。到最后,仅仅是伸手拿叉子或勺子这样的简单动作都能让他感到一阵“被电击般的震颤”。病痛让弗兰克的生活质量大幅下降。物理治疗和其他药物治疗都没能减轻病痛。


    骨关节炎发病率逐年上升 我国骨科手术需求量上涨 


    弗兰克的其中一名医生向他推荐了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骨外科的施医生,因为施医生是肩部损伤治疗方面的著名专家。


    X光结果显示,骨关节炎已经严重损伤弗兰克的肩关节表面与关节间软组织。施医生向弗兰克建议,全肩关节置换手术会是一种十分合适的治疗方案,因为这能减轻疼痛并恢复肩关节功能。


    “很多病人都知道髋关节置换术和膝关节置换术,却不知道肩关节置换术也是一项常规、安全、可靠的手术。”施医生另外补充道,每一年,就有超过50,000次以上的肩关节置换手术在美国进行。


    手术过程中,施医生移除了已损坏的肩关节,替之以全新的、根据病人特征定制的人造关节。


    施医生手术团队里的麻醉医师同样给予了弗兰克许多照顾和关注。除了手术过程中的全身麻醉,他还为弗兰克实施局部麻醉,以阻滞连接受损关节的神经。这一麻醉技术不仅使药量达到最小,还最大程度减小了由麻醉副作用产生的不适感。麻醉医师还为弗兰克提供了家庭自助式局麻方式(在病人颈部插入一根细小导管,手术结束回家后,导管依然在脖子里保持作用。数天后则可自助用泵持续为手术部位供给麻醉药物),让他能在术后24小时内便可出院回家。此外,这一方法还能使病人在移动关节时不会感到疼痛,这也是术后康复过程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


    骨关节炎发病率逐年上升 我国骨科手术需求量上涨


    “一切都进展顺利,而且疼痛感被减至最轻,”弗兰克说道,他只需服用非处方药来减轻疼痛。“再次见到施医生时,我还笑着跟他说‘原来那是个无痛手术啊’!”


    现在,弗兰克会注意避免拉伤他复原的肩膀,但他已经开始提一些轻物,并可以回到院子里进行劳作了。


    关于肩关节置换手术与骨外科的更多知识


    肩关节置换手术是一种十分安全有效的手术,能减轻多种例如肩关节炎和慢性肩袖撕裂等肩关节病变带来的痛苦。如果保守疗法(如物理治疗、消炎药物治疗和可的松注射等)均不见起色,肩关节置换手术是一种值得考虑的选择,它不仅有效缓解疼痛,还能恢复关节功能。


    不管是手术前、手术中还是手术后,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这支跨科系、多语种能力的专家治疗团队(包括外科手术团队、麻醉团队和支持性医护团队)都会齐心协力为患者提供最佳治疗。


    详细信息·→]
  • 当谈到本届奥运会支持的队伍时,何盛云医师对自己的偏好毫不掩饰:“我是中国队百分百的支持者,”何医师说,“中国女排队员们是我的英雄!”


    鼎力相助中国队 女排健儿里约奥运会蓄势待发

      

    何医师是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骨外科助理教授,他钻研运动医学多年,目前正担任中国国家女子排球队的队医。每周,他都会与在中国的医务工作人员探讨数次,每年也会至少四次拜访球队在北京的训练基地。每当有重要赛事时,何医师也会亲自到场。


    除了自身是排球运动员之外,何医师从在夏威夷读医学院的时候开始,就已积极参与对业余和大学联盟球队,以及顶尖运动员的治疗工作。他也曾是美国国家女子排球队的医疗团队成员。如今,他受郎平教练之邀加入中国女排战队,做中国女排最坚强的健康后盾。


    他在美国时会与女排国家队的全科医生、教练及训练员保持联系,远端检视大约30位队员的X光照片和磁共振成像,并给予医疗指示。虽然何医师也会前来中国会诊,但有数名球员也曾造访芝加哥医学中心进行治疗。西医与传统中医双管齐下,目的就是为了确保球员能在几个月的艰难赛季中一直保持最佳状态。


    我们和何医师畅谈了关于中国女排、里约奥运,以及他对业余运动员的一些中肯建议。


    问:您在中国国家女子排球队里扮演的角色是什么?

    答:我是球队的骨外科医师。每周我都会和一位与球员们同住、一起出行的训练员沟通。 他替我留意着球员的健康、伤势以及她们的康复状况 。我在美国会收到来自中国的X光照片和磁共振成像,并依此评断球员的状况以及治疗方式。若遇到严重的伤势,我也会亲自飞到中国对她们进行治疗。


    问:相较于美国队,此次和中国队的合作有什么不同?

    答:比起以往和美国队合作,这次我参与得更多也担负更多责任 。美国排球队会有一群志愿协助的医师为球队治疗,但在中国队,我是唯一的骨外科医生,需要治疗每一起严重的伤势,所有的手术也都由我操刀。


    问:排球在美国并没有像在中国一样热门,请问排球在中国是何等盛况?

    答:郎平教练在中国是偶像级人物,她是在1984年奥运会中协助中国夺得第一面女子排球金牌的明星球员,那场比赛可说是中国队的出道之作,每一个目睹当年中国队飒爽英姿的中国人都无法忘记击败美国队的那一时刻。从那之后,女子排球在中国便一直受到热烈支持。


    问:您如何权衡传统中医和现代体育医学的相异之处?

    答:我们似乎已在两者间找到一个很好的平衡。队上的训练员和我以及另外两名来自中国、通晓中医全科医师合作。我们能够结合传统疗法以及最新颖的当代体育医学,为国家女排队的成员提供最好的治疗。


    问:请问您是如何开始接触排球的?

    答:我在夏威夷长大,沙滩排球在那里是很热门的运动。读本科和医学院时我都有打排球。在接受医疗培训时也曾协助治疗过夏威夷大学排球队。可以说我一直都在接触排球和球队医疗。


    问:您觉得运动医学医生如果本身也是运动员对治疗是有帮助的吗?

    答:绝对有帮助。因为亲身体验过这些运动有助于了解运动员的思维方式、他们的需求和目标。如果你知道排球在攻击与拦截时身体是如何运作的,就能够更了解肩膀需要的治疗。


    问:排球运动员最长见的损伤是什么?

    答:排球运动员很容易产生过度使用损伤,也就是运动时不断起跳和着地造成的重复性劳损,尤其是膝盖及软骨的部分。肩部盂唇损伤、肩旋转袖问题和肩部肌腱炎也很常见。另外还有落地时失去平衡所造成的韧带断裂或脑震荡等创伤,但大多时候只有最顶尖的运动员会才会受到此类创伤,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通常来讲他们是最不容易受伤的一群人。


    问:和顶尖运动员合作是否对您在治疗其他患者时有任何助益?

    答:当然。治疗运动员是对我的治疗方式还有手术成果最终极的检视,因为没有人比世界顶尖排球队球员更需要使用肩膀,只要治疗对这些运动员发挥作用,那么在其他病人身上也能产生效果。


    问:您和大学联盟的校队也有合作经验是吗?

    答:我曾担任康考迪亚大学的队医25年,现在也是芝加哥大学代表队的队医之一。


    问:身为一位受中国球队聘任的美籍中国人,有没有烦恼本届里约奥运应该支持哪个队伍?

    答:不论是美国队还是中国队,我希望所有的运动员都能健康、安全,并有很好的表现。但毫无疑问,我会支持中国队,因为我是队伍的一份子!


    问:您在观赏比赛的时候会做什么特别的事吗?

    答:我会吃很多肠胃药!观赏比赛时压力非常大,因为我投放了很多精力在球队,也因为我是如此竭力呵护球员的健康、治疗她们的伤病。当我观看比赛时,我经常留意受伤球员的状况以及可能发生的伤势。


    问:您看好哪支队伍夺金?

    答:我最喜欢美国队和中国队,两队胜算在伯仲之间,但巴西队也来势汹汹。今年奥运将会相当精彩。


    问:美国正面临人口老化问题,中国也是如此。而为保障身体健康,许多老年人会保持运动的习惯,您会给他们什么建议?

    答:随年龄渐长,坚持运动是很重要的。 我认为运动是维持体态和活力、预防受伤最好的方法之一。人们总担心运动时会跌倒甚至摔伤骨头,但运动旨在改善平衡感、增加骨头强度、锻炼肌肉,其实更是能够帮助人们免于跌倒并造成重大伤害,同时对于心肺功能也是很有益的。


    问:对有兴趣参与娱乐性运动的非运动选手或业余运动员,您会给他们什么建议?

    答:可以从顶尖运动员的运动习惯和技巧中取经,即使你可能不及他们的水平,或者无法在运动上投入相等的精力。另外,使用适当的训练器材也可以预防运动伤害发生。在赛季前就要做好准备,将身体状态调整到运动的最佳状态,比赛当天记得摄取正确的饮食并做好暖身。运动后再冰敷关节并做好拉筋伸展。

    详细信息·→]
  •        来到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时,中国病人王美慧坐在轮椅上被推进来;离开时,她已经能够自己走出去。2015年11月上旬,这位9岁的小姑娘回到自己的家乡中国沈阳,她的家人和朋友非常激动,同时也为她在芝大医学中心接受物理治疗仅仅10周所取得的进展表示惊奇。

    物理治疗帮助中国女孩重获行走能力

    王美慧


          “我很高兴现在能够像正常人一样走路” ,美慧说。

     

           3岁时,美慧为了移除小腿肌中的一个血管瘤做了手术,却因此留下了瘢痕组织,导致她的左腿不能正常发育。两年前,她已经无法使左脚后跟着地或伸直膝盖,这致使她只能屈膝用脚尖走路。

     

           在国内的两年物理治疗并没有太大帮助。后来,美慧爸爸生意伙伴的一位朋友鼓励他们前往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进行治疗。于是,美慧与妈妈贾蕊于2015年6月来到芝大医学中心两周,向儿童外科大夫、医学博士杰西卡•坎德尔(Jessica Kandel)与介入性疼痛专家、医学博士玛格达莱娜•阿尼特斯库(Magdalena Anitescu)进行了专业咨询。9月,物理治疗师、物理治疗专业博士、儿科临床专家柯琳•佩顿(Colleen Peyton)为美慧开展了为期10周的物理治疗。

    物理治疗帮助中国女孩重获行走能力 

    美慧与物理治疗师、物理治疗专业博士、

    儿科临床专家柯琳佩顿在一起 


           这位物理治疗师打了12支石膏来帮助美慧的膝盖伸直,并使她的脚后跟更加靠近地面。“一开始,她因为怕疼而拒绝站起来。但几天后,即使没人要求,她自己就在物理治疗室内行走起来,因为她已经可以做到这一点了” ,佩顿说。

     

           贾蕊将每次就诊过程都录制成视频,带回去给朋友和家人分享。“看到美慧能够把脚平放在地面上的视频时,我丈夫感到难以置信” ,贾蕊说,“我们原本完全没有指望她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康复。”

     

           就诊期间,国际就医引导师谭雅龄为她们提供了翻译服务、机场接送和就医交通服务。

     

          “我们完全没有预料到在就诊期间能够受到如此贴心的照顾” ,贾蕊说。

     

           美慧每周接受两次治疗。治疗间隔期间,她每天都做小测验、弹钢琴、做物理治疗练习。她还尝试新的食物,喜欢土豆泥,不喜欢意大利面。


           美慧现在已经能够完成同龄女孩子可以做到的所有活动,但她坚持在回到中国后还每天佩戴腿部支架,并进行物理治疗来强化腿部肌肉。美慧和妈妈打算几个月后重返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进行复查,并与她们在医学中心认识的新朋友见面。

    详细信息·→]
首页
联系我们  
如需资咨询赴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University of Chicago Medicine)就医的相关事宜,
请联系就医邮箱:
电子邮件:china@uchospitals.edu
     
您还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获取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更多信息:
关注微信
微信:  UChicagoMedicine
 Copyright ©2016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