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实例  
神经科
  • 脑深部电刺激术帮助女患者有效控制帕金森氏病的症状

    脑深部电刺激术:生命的反弹

    1997年,54岁的徐承秀女士被诊断出患有帕金森氏症。这些年来,对于行动障碍逐渐带来的不便和挑战,她显然并不陌生。随着年月流逝,徐女士的生活质量急剧下降。尽管不断更换用药,她的震颤等症状却在持续加剧,最终导致她无法进行常规活动,包括她最喜欢的运动:打乒乓球。


    徐女士的神经科医生谢涛博士是一位帕金森氏病及行动障碍专家。谢医生表示,许多帕金森氏症患者遭遇了与徐女士类似的经历。“药物通常用于控制疾病的症状,如震颤、僵硬、运动缓慢及一些步态问题——至少在最初是这样”,谢医生说,“但随着病情发展,患者往往会更频繁地采用更大剂量的药物,这通常会导致副作用的增加以及症状的急剧恶化。如何管理用药是一个细致的过程,在这过程中,患者和医生之间需要保持密切沟通。”


    在徐女士来到芝加哥医学院寻求治疗之前,她的帕金森氏病症状与用药副作用已经相当严重。无论是她本人还是她之前的神经科医生都认为很难对其进行有效的治疗。“一开始这些症状还能通过用药来控制,后来就不行了。在我之前的医生的建议下,我来到芝加哥医学院”,徐女士说,“我很高兴遇到了谢医生,他不仅非常专业,人也非常好。加上他是一位中国医生,我可以用中文直接跟他沟通。 ”


    有效控制震颤

    每当谢医生开始着手对一名帕金森氏症患者进行治疗时,即便这名患者已经接受治疗多年,他仍然会从调整用药作为切入点。“如果能够通过用药解决,那么最好先采用药物治疗,尤其是对于那些像帕金森氏病一样会随时间推移而加剧的病症”,谢医生说。“但这一次徐女士的情况不同,”谢医生解释说,“她找到我们的时候,症状波动、行动障碍和用药带来的副作用都已经非常严重,这些症状和副作用让她变得很虚弱,因此我们需要尽快采取更为激进的诊疗方案。”


    幸运的是,作为脑深部电刺激术(DBS)项目的医疗主任及帕金森氏病及行动障碍科主任,谢医生有一位合作伙伴:神经外科医生彼得沃恩克(Peter Warnke)。沃恩克医生是一位医学博士,是立体定向和功能神经外科主任。谢医生与沃恩克医生能够对因患有帕金森氏症、肌张力障碍或特发性震颤等疾病而具有行动障碍的病人实施DBS。DBS需要将一个或多个小电极置入大脑。这一技术能够对目标神经元进行直接电流刺激,以帮助大脑更好地控制身体运动。


     脑深部电刺激术:生命的反弹经过谨慎研究和磋商,谢医生和沃恩克医生认为徐女士是实施DBS的一位好的候选者,并在月度DBS联席会议中将徐女士的案例提报给会诊专家团队,由专家们结合临床鉴定与循证医学、先进疗法与开创性研究进行讨论。在这里,来自神经内科、神经外科、神经生理学、神经心理学和精神病学的专家们进行通力合作来治疗各种行动障碍,包括帕金森氏病、震颤、肌张力障碍和舞蹈病。


    徐女士认为,是否接受手术是一个很难的决定。“我的生活已经非常糟糕,我甚至不能自己倒一杯水,这让我几乎不想再活下去,”她说,“但考虑很久后,我认为接受手术是给我一个更好生活的最佳机会。”


    徐女士最初的DBS治疗获得了一些疗效,但效果并不完全理想。“在手术中,我们可以看到,她的震颤在准确放置电极后立即消失了,这是DBS的典型现象”,谢医生说,“但当DBS设备初始激活后,由于‘步态冻结’,她还是无法很好地走路,我们对此感到忧虑。”


    谢医生表示,DBS几乎可以改善所有帕金森运动症状,除了与步态、平衡和吞咽功能相关的障碍。“尤其是,步态冻结会在患者试图行走时突然感觉像有一块磁铁粘在他们的鞋子上,”谢医生说,“病人很容易因失去平衡而向前扑到,因此特别危险。”


    且行且研究

    脑深部电刺激术:生命的反弹谢医生回想起一项已发表的研究发现,该研究发现称:一批步态冻结患者在接受DBS几年后症状得到改善,原因是医生将他们的设备从常用的130赫兹调整到60赫兹。虽然这尚未被尝试用于突然遭遇步态冻结的新激活的DBS患者,但谢医生相信这项技术适用于徐女士。“当我将她的DBS频率调低到60赫兹后,只是几秒钟时间,她的步态就恢复正常了”,谢医生说,“她走出我的办公室,我们都感到非常兴奋。”


    此后,谢医生与沃恩克医生发表了他们的研究结果,并成功地将60赫兹的低频率用于十几个类似于徐女士这样遭遇步态冻结的患者。他们是第一个研究这两种令人兴奋的假设的团队:低频率DBS可能有助于治疗步态冻结,而DBS引发的步态冻结不一定是DBS长期刺激的结果。谢医生与沃恩克医生还发现,低频率能够帮助改善患者的语音和吞咽功能。此外,两人还发表了更多的出版物以及工作中正在进行的研究。


    徐女士明白,是DBS手术改变了她的生活。“几年前我想死”,她说,“然而就在谢医生调整了植入设备的两天后,我竟然可以重新开始打乒乓球,这让我感觉太幸福了。”


    “我现在每天都打乒乓球,有时甚至一天三次,”徐女士说。“中国有一种说法是,生命在于运动。现在因为遇到了谢医生,我能够做到这一点。”


    用药、症状及副作用的控制

    对帕金森氏病采取大剂量药物治疗往往引起副作用,谢医生表示。随着疾病及其症状的进展,患者可能遭遇的副作用包括幻觉与血压下降引起的混淆或头晕。


    帕金森氏症可能使身体运动逐渐变得困难甚至无法控制。停止用药会严重震颤、僵硬、无力运动;开始用药又会遭遇重度的不自主运动(行动障碍),患者症状就在这两极之间波动。“这正是徐女士在她之前的神经科医生推荐她来找我以前经历的现象,因此需要进一步的用药调整和可能的DBS治疗”,谢医生说。

    详细信息·→]
  • 经医疗团队帮赛车爱好者在中后重掌方向

    67 岁的 Jim Cox14岁时开始接触赛车,曾拥有、打造并驾驶过多辆最新型号的赛车。作为美国陆军一名年轻的直升机试飞员,他经常在基地和附近的赛车场驱车飞驰。甚至在与癌症搏斗并经历三组心脏搭桥手术之后,他依然能重掌方向盘。这名来自印第安纳州戴尔镇的赛车爱好者准备在退休后将更多的时间花在这一业余爱好上。然而,他于三年前不幸中风,导致复视(重影)、口齿不清和平衡困难等问题反复出现。

     

    “Cox的中风使小脑受到了影响,导致大脑后面的一根动脉完全堵塞,另一根动脉缩窄了 90%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 (University of Chicago Medicine)脑血管疾病专家兼神经病学家、医学博士 James R. Brorson如是说道,由于中风,他无法进行正常活动,而且还面临再次中风的巨大风险,而这可能导致永久损伤或死亡。

     

    保守

    Brorson 首先使用血液稀释剂和药物对 Cox进行治疗,以控制血压及降低胆固醇。从药物治疗开始是治疗颅内动脉狭窄的保守疗法Brorson 指出。但是,缩窄的血管严重堵塞,使得 Cox的大脑得不到足够的血液供给。是时候考虑其他方案了。

     

    这时,介入神经放射科医生、医学博士 Seon-Kyu Lee加入了 Cox的医疗团队。 

     

    用于治疗脑动脉缩窄的神经介入技术有两种。一种是使用球囊扩张动脉(称为球囊血管成形术),另一种是在球囊膨胀后在动脉中置入金属网血管支架或支管。

     

    球囊血管成形术本身具有更高的血管缩窄复发率,但手术相关风险较低,”Lee 表示,在球囊膨胀后置入支架具有较低的血管缩窄复发率,但出现手术相关并发症的风险较高。他建议首先尝试风险较低的手术。

     

    Lee 小心翼翼地精确地插入一根细小的导管(比一条意大利天使面还细),这根导管通过 Cox腹股沟中的动脉,直达大脑中缩窄的动脉。由于血管成形术具有使动脉中纤薄的血管壁破裂的可能性,Lee 一开始使用最小的球囊(1.5 毫米),逐渐使球囊的大小增至 3毫米,以便扩张血管和改善血流。

     

     2012 2月份的手术后,Cox 的病情有所改善。一开始,间歇眩晕和视力问题停止了。但随着时间推移,问题再次出现,症状开始恶化。我开始两眼发黑Cox回忆道。他将他的视力描述为类似破碎镜片中的银丝

     

    在对 Cox进行多次检查之后,Brorson 继续采取积极的药物治疗。但是,支离破碎的视力和其他问题经常发生,”Brorson 说道,药物治疗显然不起作用了。

     

    开动脉,降低风险

    随后,Lee  Brorson考虑采用支架置入术。在作出继续进行手术的最终决定之前,两位搭档在每周举行一次的神经血管会议上介绍了 Cox的病例。这个会议汇聚了神经外科、神经内科、神经放射和神经重症监护领域的众多专家。

     

    这支由跨学科专家组成的团队讨论了最近完成的一项临床研究试验,这一试验对置入颅内支架以预防中风进行了研究考查。研究得出的结论是,采取积极药物治疗的患者表现好于采用血管成形术和支架置入术的患者。然而,与会专家们认识到Cox 的情况是一个例外,他的病情很严重,支架置入术是仅剩的选择方案。Lee 在神经血管技术领域拥有丰富的经验,曾先后完成了 60余例类似手术,并且取得出色的成果。

     

    2013  4Cox的手术中,Lee 首先置入 1.5毫米球囊,并逐渐扩大到更大的球囊,从而逐渐扩展血管壁。在插入 4.0毫米球囊之后,Cox 的动脉张开至 90%Lee 将血管支架放置到位。

     

     Cox出院时,他的症状都消失了。手术的最终结果表明Cox现在血流正常,流向大脑的血液比手术前多了大约五至六倍。”Lee 说。他再次出现动脉缩窄的风险只有 10% 15%

     

    做得非常出色

    Brorson 将继续监测 Cox的情况,精心调整药物以控制他的血压和胆固醇水平。尽管我们没有更多来自患者的证据,但我们预计并希望他将持续好转。”Brorson 表示。

     

    医生建议 Cox放松身心,不要操之过急,但很快他就感觉非常良好,足以重返赛车场了。Cox 表示,他对 Brorson Lee的治疗和护理极为满意。他们做得非常出色,他说,他们让我重获新生,我很感激他们。

    详细信息·→]
首页
联系我们  
如需资咨询赴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University of Chicago Medicine)就医的相关事宜,
请联系就医邮箱:
电子邮件:china@uchospitals.edu
     
您还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获取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更多信息:
关注微信
微信:  UChicagoMedicine
 Copyright ©2016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