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实例  
微创手术
  •   以RaymonGrogan和Zhen Gooi医生为首的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手术团队通过手术方式移除病变甲状腺或甲状旁腺(位于颈部前端,下颏下方一到两英寸处),而不会留下明显疤痕。这是全美第四个、中西部第一个能够使用这种方法的团队。

     

    通过口腔摘除甲状腺和甲状旁腺以防止可见疤痕

    Raymon Grogan,医学博士

     

    一直以来,标准甲状腺手术都是通过颈部一个两英寸或更长的开口来进行,这个开口称为颈部横切口。这种方法会留下永久的明显疤痕。泰国曼谷一名外科医生开创了一种新型的经口腔手术方法,以隐藏这种疤痕。与之前的方法不同,外科医生会在口腔内部牙龈与下唇之间的褶皱处做一个切口。

     

     “除了您的牙医,没人会看到这个疤痕,而且大多数牙医并不会察觉”,芝加哥大学外科助理教授兼内分泌外科研究负责人、 医学博士Raymon Grogan表示,“切口愈合之后,患者不会看到切口。”

     

    微创因美观而具有吸引力

     

    近十年来,外科医生一直在寻找一种更美观的方式来摘除患病或功能紊乱的甲状腺。外科医生试验过多种方法,使用腹腔镜或外科手术机器人等微创工具,有些通过腋窝处的切口、有些通过后颈部或胸部接近甲状腺。

     

     “这些方法富有想像力,但不是改进”,Grogan表示,“这些方法难以执行,并且仍然会留下可见疤痕,只是疤痕不在颈部而已。与传统方法相比,它们常常会造成更多疼痛和并发症。”到头来,它们的吸引力还比不上原本想要取代的手术。

     

    Grogan 使用的无疤痕口腔方法的创始人是曼谷暹罗大学附属警察总医院(Police General Hospital, Siam University) 的泰国外科医生、医学博士AngkoonAnuwong。在亚洲很多地方,可见疤痕(尤其是面部或颈部的疤痕)是受人轻视的。因此,Anuwong 以及日本和中国的外科医生探索了各种新颖的方式来隐藏切口。


    最具吸引力的替代方法就是经口腔前庭内镜甲状腺切除术(trans-oralendoscopic thyroidectomy vestibular approach, TOETVA)。Anuwong 于 2013 年在泰国执行了首例该手术。迄今,他已执行 500 多例。

     

    手术执行

     

    2017 年 1 月,Grogan 与其外科同事、医学博士、头颈部肿瘤专家Zhen Gooi一同,用了整整两天时间来观察和录制Anuwong 的方法。回到芝加哥大学后,他们于2 月和 3 月初演练了这一技术。3 月 8 日,他们执行了首例手术,摘除一个小型甲状腺恶性肿瘤。一周后,他们使用相同的方法对功能紊乱的甲状旁腺实施了手术。

     

    通过口腔摘除甲状腺和甲状旁腺以防止可见疤痕

    Zhen Gooi,医学博士

     

    手术从口腔前庭(下唇内部与牙龈连接处的空间)开始。他们做了三个小切口。最大的切口长度为 10 毫米(不到半英寸),用于容纳光源和微型摄像机;另外两个 5 毫米的狭长切口位于两侧,用于腹腔镜外科器械。他们通过这些开口插入器械和摄像机,然后从皮下穿过,经过颏部,深入颈部一到两英寸,到达位于皮肤和一片肌肉下方的甲状腺。

     

    Grogan 表示:“接下来你能看到与传统的开放式甲状腺手术相同的解剖结构。这种方法具有极强的直观性,也许比开放式方法更为直观,并能为器械提供许多移动空间。”

    随后,他们隔离甲状腺,将其放入一个小型“内视镜手术用取物袋”,并通过 10 毫米的切口将其摘除。较大的标本可分解为小块再进行摘除。最后,他们为三个切口进行缝合。患者在次日便可进食。

     

    与开放手术相比,这种手术的并发症发生率极低。Gooi 表示“感染率不会上升”。最常见的并发症为喉上神经损伤(喉上神经用于控制声带,约有1% 的发生率)和甲状旁腺损伤(甲状旁腺用于调节钙水平,约 有 1% 的发生率)。大多数经历这些并发症的患者都在两个月内康复。

    “请记住”,Grogan 补充道,“关于此手术的几乎所有数据都来自一名身在泰国的外科医生,而这似乎就是我们一直在寻找并最终确认的方法。”


    “没人能看出我动过手术”


    Grogan 的首位患者 Sheri Caine 的手术如意料中顺利进行。Caine是一名来自 伊利诺伊州Oak Forest 的高中物理教师,被诊断出患有一颗小型甲状腺恶性肿瘤。Grogan向她解释了手术选择:或者是他已实施过数百次的传统方法,或者是无疤痕方法。他清楚地说明这将是他首次采用这一新手术方法。Caine选择了 TOETVA。

     

    通过口腔摘除甲状腺和甲状旁腺以防止可见疤痕

    Sheri Caine

     

    “我非常在意疤痕”,她解释道,“它将在我一生中的每一天提醒我曾经长过恶性肿瘤。我才32 岁。我不想每张照片、每次照镜子都提醒我长过恶性肿瘤。”

     

    Caine 承认她“对成为第一个病例感到有些担心”,但这对她而言似乎不是太大问题。万一发生情况,他可以换用传统的方法。

     

    “另外,我知道作为第一个病例,我会得到更多人的照顾和关注。我设想我会得到最佳的照料,而事实的确如此。”

     

    Caine 醒来后得到手术成功的好消息和一份令人愉快的惊喜:一封来自得克萨斯理工大学的电子邮件告知她已经被其 STEM 教育的 博士课程录取了。一封后续的电子邮件确认她得到一大笔奖学金。

     

    通过口腔摘除甲状腺和甲状旁腺以防止可见疤痕

     

    她在次日回到家里。她仍有一些轻微的瘀伤,但很容易通过化妆来掩盖。她表示数天内“下巴还有一点麻木,但是没有肿胀,什么都没有,没问题”。

     

    她补充道:“我是最有辨别力的批评家,但是我对现在的样子激动不已。没人能看出我动过手术。”

    详细信息·→]
  • 对于芭芭拉·阿维亚说,老天似乎和她开了个玩笑。她在为拇指囊肿手术做准备检查时,被诊断出患有肺癌。

     

    她解释道:“我的足部外科医生让我先去社区医院做一个拇指囊肿手术之前的常规胸部X光检查。检查结果出来后,发现我的肺部有一块小的阴影,在之后的CT扫描检查和活体检测中我被确诊为肺癌。“当发现是肺癌时,没有人能比我更加震惊。我已经戒烟25年,并且从未感到过任何的不适。”而吸烟却是80%肺癌的主要致病因素。

     

    芭芭拉认为她还是很幸运的,因为她的肺癌发现的很早。越早发现和及时的治疗,就有更好的机会消灭所有的癌细胞。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胸外科医生、医学博士马克·弗格森(Mark Ferguson)说道:“因为芭芭拉为肺癌早期患者,所以胸腔镜手术是最为合适的手术方法。” 弗格森医生是肺部、食管、尤其是肺癌微创手术方向的专家。作为传统肺癌手术的进步,胸腔镜手术能通过小于5厘米的切口,从而切除癌变的肺部组织。这种先进的医疗手法目前只能在如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等此类行业领先的医院才能实施。

     

    弗格森医生表示:“胸腔镜手术是众多体积较小的周围型肺癌的最好选择,能为从未接受过术前化疗或放疗的患者提供最佳的治疗结果。”对于肿瘤体积较大但癌细胞并未扩散的患者来说,传统的开胸手术可能是最常规的选择。

     

    通过极小的切口清除癌细胞


    胸腔镜手术需要在肋骨之间开出3个小切口,小型摄像机和手术工具通过两个2.5厘米的切口进入,外科医生通过一个5厘米的切口来切除癌变的肺叶或是部分肺叶。没有必要通过撑开整个肋骨来进入肺部。

     

    弗格森医生说道:“除了肺部组织外,我们还通过此方法清扫所有肺部根源和胸中部的潜在感染淋巴结。清除这些淋巴结能够更清楚的确认癌症的分期,并且延长患者的存活几率。”

     

    弗格森医生还表示:“使用胸腔镜手术的患者与采用传统手术的患者相比,术后恢复时间更快更容易。此外,胸腔镜手术的疼痛感明显减少,也不易产生外部感染,出现体温升高或心率加快等副作用的情况也明显减少。”

     

    就芭芭拉的情况来说,她的恢复比预期的要好。她回忆道:“手术十分的轻松。术后2周我变已经能够恢复下半身的锻炼,术后6周我就已经能够使用上半身举重了。在手术后的3个月内,我便已经恢复到正常的健身模式,包括使用椭圆机和进行自由重量训练。”

     

    尽管手术后感觉良好,但是芭芭拉还是积极配合弗格森医生进行术后跟踪监测,及时避免预防癌细胞复发。芭芭拉每隔几个月便会去见弗格森医生,弗格森医生也会将芭芭拉所有的病情进展信息和她的社区医生共享。

     

    芭芭拉回顾道:“当刚诊断出我患有肺癌时,我害怕极了。但是弗格森医生和他的团队,以及每一位我接触过的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工作人员都对我十分好,让我感到舒服。”


    她又说道:“我早已做好了开胸手术以及在手术后进行化疗和放射性治疗的心理准备。而弗格森医生却通过微创手术帮我清除了所有的癌细胞,我不需要任何其它治疗了。”

     

    芭芭拉说道:“有时候当你遇到了正确的人,便能拥有正确的引导。而我知道我就是那个幸运的人。

    详细信息·→]
  • 14岁的Justin Ham来自印第安纳州Crown Point镇,他在做体检时被发现尿液中带有血迹。因为在幼儿时期,Justin曾患有先天性泌尿系统异常,所以,当此情况发生时,Justin的父母怀疑是旧疾复发了。然而,在经过当地泌尿科医生确诊后,发现Justin在输尿管和肾脏交界处患有肾盂输尿管梗塞(UPJ)。这种输尿管异常狭窄的情况最可能在胎儿发育的时期形成,会导致的不良影响包括肾积水(肾脏集水系统的扩张)和血尿症(尿液中带血液)。

     

    首先,泌尿科医生放入支架帮助打开Justin输尿管以方便接下来的CT和MAG-3扫描。经过一系列的扫描后,医生们发现Justin的情况比大多数的肾盂输尿管梗塞要复杂的多。通过检查发现,他的右侧输尿管完全阻塞,左侧输尿管变窄且部分阻塞。此外,Justin还有一个马蹄肾(两侧肾脏的下级相融合在一起)。虽然涉及到肾脏的先天性畸形情况相当罕见,但是,马蹄肾却是最为常见的先天性缺陷之一,在每500个新生儿中就有1例发生。

     

    医生认为Justin需要进行肾盂成形术,手术将会切除输尿管中狭窄的部分,然后将输尿管重新连接到肾脏。因为担心肾盂成形术的手术风险,所以Justin的父母Mike和Sherri也在寻求其他的医疗手段。通过不同的搜索渠道,他们找到了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科默儿童医院儿科泌尿科主任、医学博士、外科、儿科及妇产科教授Mohan S. Gundeti。Gundeti医生是微创泌尿外科专家,在最近一次微创手术中,他完成了芝加哥地区第一例机器人辅助儿童肾盂成形术。

     

    “在机器人辅助手术中,外科医生能看到手术区域的三维立体视图,其精确度和范围都是传统的腹腔镜和开放手术所无法相比的。”Gundeti医生解释道:“Justin的手术很复杂,且需要非常精巧细致的手术手法。但是,我认为没有必要将两侧肾脏的下级相融处分开。”

     

    Justin的父母对于Gundeti医生的手术方法表示很满意。Justin的父亲Mike表示:“我们一直在寻求合适的腹腔镜手术,而当我们知晓在机器人协助下进行的腹腔镜手术的精准度更高,恢复时间更短,且不易产生并发症时,我们便知道这就是我们想要的手术方式。”

     

    2008年2月5日星期二,Gundeti医生在机器人的辅助下通过4个小切口进行了微创手术。Gundeti医生坐在离Justin几厘米外的控制台,一边关注手术区域图像,一边用开放式手术动作精确的控制4个机器人手臂。手术期间,Gundeti医生还发现Justin身体的另2处异常——位于肾下部的额外肾动脉和额外静脉。Gundeti医生表示:“额外的血管使手术更具有挑战性。”

     

    “虽然额外的血管在马蹄肾的情况中很常见,但为了保证肾功能不受影响,手术过程需要十分谨慎。”在芝加哥大学泌尿科教授及微创手术主任Arieh Shalhav医生的帮助下,Gundeti医生重新定位了额外的动脉和血管,并且完成肾盂成形术。

     

    2月11日星期二,Justin已经回到家中,并且正常去往学校上课。作为校篮球队中的一员,他非常迫不及待的想要展示他的垂直弹跳能力。

     

    Justin的妈妈Sherri说:“我不得不阻止并提醒他慢慢来,再等待几周。他的身体看上去很好,感觉也不错,所以他似乎没有意识到他其实刚刚经历了手术。”

     

    Justin的父母分享了他们对Gundeti医生的感谢:

    “因为您和所有工作人员的专业、耐心与关怀,这段原本非常艰难的经历变得容易了。我们之前从未在其他医生那里获得过如许经历。你们的沟通技巧使我们全家在面对这段艰难经历时能够倍感轻松。在此,我们想要再次感谢您和所有帮助过Justin的工作人员,谢谢你们!”

    详细信息·→]
  • 先进治疗手段为患者带来希望


    尽管总体上癌症的治疗手段已经取得巨大进步,但肺癌仍是世界上最致命的癌症类型之一。根据中国国家癌症登记中心与国家癌症中心相关数据显示,多年来,在中国,肺癌一直是确诊数量最多、也是最主要的导致死亡的癌症类型。


    对于患者来说,肺癌的确诊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了解现阶段最先进的治疗手段以帮助他们战胜病魔是非常有必要的。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UCM)作为一所世界领先的学术型医学中心,为肺癌患者们提供了具有针对性的各种先进治疗手段。


    定制型疗法


    肺癌的最新治疗方式是服用防止癌细胞生长和扩散的药物。此治疗方法被称为靶向疗法,通常配合化疗和放疗使用。靶向疗法前景看好,因为相比较化疗等其他传统治疗方式,它们产生的副作用更少。


    靶向疗法的类型包括抑制肿瘤生长的小分子酶抑制剂以及通过不同方式来抑制癌症的单克隆抗体、血管生成抑制剂和基因疗法。根据研究人员最新发现,切断肿瘤的血液供给也是一种治疗癌症的方法。血管生成抑制剂就是基于这一发现来针对性治疗不同类型的肺癌。


    微创手术的创新


    当患者不得不进行手术时,电视辅助胸腔镜手术(VATS)会是一个不错的解决方案。在肺肿瘤外科领域,外科医生通常利用VATS完成肺切除术、肺叶切除术或其它种类的外科手术。这种微创技术只需要三个小型切口。在手术过程中,外科医生可以通过一个长度小于两英寸的切口切除肺部的癌变部分。


    在VATS手术之后,患者的出血和疼痛减少了,住院时间缩短了,只需短短几天便能回归正常生活,出现并发症的比例不到15%;相比之下,采用传统开放式手术的患者有将近25%会出现并发症。不仅如此,VATS手术还大大降低了死亡危险[来源:《美国外科医师学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Surgeons,2012年)。


    正因为这些与传统手术相比带来的益处,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外科医生们实施的肺切除手术中约有70%都采用微创技术。这是一项令人瞩目的成就,高于全国40%的平均水平。


    凭借机器人手术技术的快速进步,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胸外科医生现在可以实施机器人辅助肺切除术以及其它胸外科手术。这种方法采用计算机辅助技术和机器人技术,在实施胸腔内手术时,为外科医生提供更大范围的移动限度、高清3D立体视图和高精密度。与VATS手术一样,机器人手术也仅需几个小型切口。


    在《胸外科年鉴》(Annals of Thoracic Surgery)近期刊登的一篇研究报告中,研究人员对比了33,000多例癌症患者的预后。结果表明,实施机器人手术后的死亡率、住院时间和并发症远远低于传统的开放式肺叶切除术。


    此外,研究还表明,由通过美国胸外科委员会(ABTS)认证的胸外科医师(而非普通外科医生或者心外科医生)来进行手术,肺癌手术的见效更快,治愈的可能性更高。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有许多胸外科医生专攻肺外科手术领域。


    案例分享:癌后余生


    警察Greg Klawitter是一名癌症康复者。他曾被诊断出患上非小细胞型肺癌,并且处于临床第三阶段。他的肺部肿瘤当时正在侵入肋部,预后情况非常糟糕,存活几率仅为25%。


    从治疗的初始阶段,Klawitter就要求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胸外科医生Mark Ferguson对他尽量坦诚,不需要刻意“粉饰”他的病情。Ferguson医生尊重Klawitter的意见,并像治疗其他患者那样,尽可能明确地为他提供最有针对性的治疗方式。“我向病人们展示扫描结果,以便他们能够更直观地了解病情,从而配合治疗” ,他说道。“多数患者都偏好这种坦诚的沟通方式。”


    在一场长达三小时的手术中,Ferguson医生切除了患者约三分之一的已被肿瘤侵蚀的肺以及四段肋骨。然后,医生利用Gore-Tex®网格片重建了患者胸壁。


    手术后,Klawitter恢复了健康,重返全职警察岗位并持续了近十年时间。现在,他已开始享受退休生活。闲暇时间,他会骑骑自行车,打打高尔夫球,与家人共享天伦之乐。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长期处于综合性肺癌治疗的科学最前沿。自1973年起,多学科交叉医疗团队便有每周召开会议讨论的习惯。目前,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探测、成像、外科技术、化学疗法、放射疗法以及靶向疗法的进步为患者提供了更多的治疗方案,为癌症的治愈带来更多的希望。

    详细信息·→]
  • 在大学期间被诊断出直肠癌以后,Taylor Murphy 决定不因任何事物退缩。

     

    Taylor Murphy 的大学二年级暑期计划原本与她的同班同学非常类似。参与印第 500汽车大奖赛。寻找实习工作。参加暑期班。

     

    但是仅仅数周之后,这名普渡大学的学生就不得不丢下化学课,暂停寻找实习工作。19 岁的她需要面对令人震惊的诊断结果:直肠癌。

     

    “一开始,我的心态是保持冷静,保持头脑清醒,”Murphy 回忆道,她称自己一直是一个积极向上的人,“我觉得我会好起来。”

     

    她在印第安纳州西北的医生把她引荐给医学博士Konstantin Umanskiy,后者是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 (University of Chicago Medicine) 的一名结直肠外科医生。

     

    “Umanskiy医生说他会照顾我并尽一切努力帮我治好癌症,”Murphy 说道,“我的家人询问我是否希望拥有第二种选择,我说,‘绝不。这是最适合我的医院’。”

     

    Umanskiy组建了一支跨多病种的专家团队——胃肠病学、遗传学、肿瘤学、放射治疗、外科和妇科肿瘤。医生们协同配合,规划、协调和实施 Murphy 的多层面诊疗计划。

     

    由于结直肠癌在年轻患者中并不常见,该团队建议进行基因检测。检测确定她患上了林奇综合征( Lynch syndrome)。林奇综合征由一种罕见的基因突变引起,这种基因突变显著增加了年轻人患上结直肠癌的机率。

     

    “Lynch 综合征是一个重要的发现。”胃肠病医生 、医学博士Sonia Kupfer表示。他专门诊断和治疗患有遗传性胃肠癌综合症的患者。“这种基因异常不但使她容易患上结直肠癌,还容易患上其他癌症。这一信息有助于我们制定最有效的治疗和预防策略。”

     

    Umanskiy 补充说:“我们会针对每位患者定制治疗方案。我们的目标不仅是治愈癌症,还要保护患者的生活质量。”

     

    Murphy 的治疗历时两年,分多个阶段进行。在初始阶段,胃肠肿瘤医生 、医学博士Blase Polite和放射肿瘤医生、医学博士 Stanley Liauw展开协作,包括采取化疗和放疗来缩小肿瘤。在 Murphy 开始接受放疗之前,一名妇科肿瘤医生实施了腹腔镜手术,将 Murphy 的 卵巢从放射区域移至上腹,以保全她的卵巢功能。

     

    接着,Umanskiy 与整形外科医生 、医学博士David Song配合,完成了下一阶段的治疗 ——先后实施了两次复杂的外科手术。首先,Umanskiy 使用腹腔镜和机器人技术摘除结肠和直肠,包括癌症肿块和受影响的淋巴结。此外,他在 Murphy 的腹壁造了一个肠开口,称为回肠造口术,以便使污物流出小肠,流入外置的袋子。

     

    接下来是再造手术,通常以侵入性的开腹形式实施。Song 设计了一项借助微创机器人工具完成再造手术的计划。他的创造性解决方案是美国实施同类手术中的首例。

     

    尽管微创手术非常复杂,需要共计 14个切口,但每个切口的宽度介于四分之一到半英寸(约0.6厘米到1.3厘米)。“疤痕非常微小,”Murphy 表示,“我儿时因摔跤和跌倒而留在膝盖上的伤疤都比这大。”

     

    尽管治疗和恢复花费了很多时间,但 Murphy 仍然跟上了课程,并于 2015 年 5 月和同学们一起顺利毕业。最近,她搬到加利福尼亚州,成为一家非盈利组织的环境可持续性研究员。

     

    工作之余,Murphy 热衷于积极参加户外活动。在优胜美地国家公园露营。与朋友一起徒步和划皮艇。在海中潜水和冲浪。

     

    “我可以随波逐浪,”她说,“我没有因为外科手术或造口术而停滞不前。”

    详细信息·→]
  • 机器人手术:让心脏重回健康律动

     Becky在机器人微创消融手术后终于找回之前的正常生活。她正在家附近的公园里散步。


    Becky Elliott来自密苏里州的Springfield,35岁那年,她被诊断出心房纤颤。心房纤颤是由上心房电脉冲紊乱引起的一种心律失常现象。她的心脏病医生Keesag Baron是电生理学方面的专家,十多年来都是通过抗心律失常药和心脏电复律,用外加的高能量脉冲电流通过病人胸部,从而使心脏恢复正常窦性节律的疗法控制她的病情。

     

    但是,13年过去了,尽管尝试了各种药物,做了10次心脏电复律,疗效却并不理想。Becky和Baron医生最终决定,是时候考虑全新的治疗方案了。


    Becky说道:“我开始变得容易疲劳,常常累到连做做园艺、清扫房子甚至洗澡的力气都没有。” 而在病情恶化之前,她还能常常去健身、野营和远足。

     

    Baron医生为Becky推荐了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心外科医生Husam Balkhy。Balkhy医生是机器人外科手术方面的权威专家,对于心房纤颤、冠心病、心脏瓣膜疾病及其他一系列心脏疾病的机器人手术治疗有着十足的经验。“Balkhy医生不仅有着超群的知识储备,外科手术也特别娴熟,我推荐过去的病人们都特别爱他。”Baron医生另外告诉我们,许多年来,每当遇到治疗难度极高的病例,他都会信心十足地把病人引荐到Balkhy医生那儿。


    机器人手术:让心脏重回健康律动

     Husam Balkhy 医生


    “Becky之前积极运动的生活方式因心律失常而被彻底搁浅了,” Balkhy医生同情地说道,之后他又进一步解释了Becky难控的病情:“作为心房纤颤病人,她之前受到的治疗和最终有限的疗效其实司空见惯,很正常。问题就在于,药物疗法一半时候是无效的,一半时候虽有效果,但也带来各种并发症。而且,长期的药物治疗会让药物的毒性在体内不断堆积,最终危害其他器官。”

     

    2013年7月,Balkhy医生为Becky进行了机器人内窥镜式心房纤颤消融手术。借助最先进的达芬奇机器人微创手术系统,Balkhy医生在病人胸部开了三个极其微小的切口,从而接触到病人的心脏外部。接着,他使用新型双能射频消融系统(Cobra Fusion™)沿着心脏组织脉络进行消融,并留下线路清晰、准确的消融线。这些明晰的消融线能够阻挡错乱的电脉冲,并开辟一条能把正常的生物电活动引至心脏的全新线路。

     

    Balkhy医生表示:“机器人辅助的心外科消融手术使我们能够更加精确地达到手术效果。这种手术避免了传统心脏手术正中胸骨切开的痛苦,而且在手术过程中病人的心脏处于正常跳动状态,无需人工心肺机制造体外循坏,大大减小了手术对身体伤害。” 相比需要打开胸腔的传统手术,机器人辅助的微创手术大幅减小了手术的侵入性,从而加速病人的术后恢复,使他们能更快回到正常的生活状态。

     

    术后第三天,Becky向我们描述了她手术前的心情。“Balkhy医生用最容易理解的方式向我解释了手术中将会发生的一切,所以我一点也不害怕。相反,我特别兴奋,期待满满。我当时就对手术的成功充满信心。”

     

    回到密苏里之后,康复的Becky逐渐找回了之前的生活状态。她现在天天都会在家中的健身房里锻炼身体,最近还去野营了一次。她说:“我感觉现在身体棒极了!找回健康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现在,这位前任记者正计划重拾护理学院预科课程,之前她因为每况愈下的虚弱身体而不得不中途退出。“我希望以后能成为一名心脏病科的护士,去帮助更多人。”

    详细信息·→]
  • 微创冠状动脉搭桥术:让警察重返岗位

    实施微创冠状动脉搭桥术几周后,史蒂芬·胡德重新开始骑自行车

     

    在实施三重心脏搭桥术后,史蒂芬•胡德没有错过生活中的任何一件事。术后三天,这位病人就出院回家。五周后,作为一间当地大学的校园警察,他已经回到了工作岗位。

     

    胡德迅速康复的秘密在于全内窥式冠状动脉搭桥术(TECAB)。心外科医生胡萨姆·博尔奇(Dr. Husam H. Balkhy),医学博士,使用微型手术器械,通过胸部区域四个仅为0.5英寸的开孔来进行操作,完成了这项机器人辅助手术。不同于传统的冠脉搭桥术,全内窥式冠脉搭桥术不需要打开胸腔、劈开胸骨或停止心跳。

     

    博尔奇医生,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微创及机器人心脏手术主任,是全美少数能够完成这项全内窥式手术的心外科医生之一。

     

    全内窥式冠脉搭桥能够让患者遭遇的疼痛感和并发症都显著减少,” 博尔奇医生如是说。

     

    胡德与博尔奇医生及其团队的第一次会面是在实施心导管术后。胡德的心导管术结果表明,他的三支冠状动脉有重度狭窄,其中左前降支的狭窄程度高达85%,犹如一条即将断裂的树枝。这种状况使这位65岁的老人面临着严重心脏病发作的极大风险。

     

    微创冠状动脉搭桥术:让警察重返岗位

    胡萨姆·博尔奇 医学博士

     

    “史蒂芬迫切需要在全部三支冠脉狭窄处实施搭桥,” 博尔奇医生说。在这场6小时的闭胸式手术中,博尔奇医生从胸壁摘取动脉进行搭桥,使缺血区域的血流恢复。在这过程中,胡德的心脏始终持续跳动。完全靠内窥镜来实施三支搭桥并不常见,但胡德的冠脉发生狭窄的位置使他成为这项手术的一个好的候选人。

     

    术后数周内,胡德又能骑车了,每周数次,每次三英里。“对于手术结果,我实在是太满意了,”他说,“我没有受到痛楚,我发誓。复原过程太奇妙了。”

    详细信息·→]
  • 曾经的安吉丽娜·克伦肖(Angelia Crenshaw)热爱旅行,忙碌于教堂、购物、社交生活和走亲访友等活动,而这一切在3年前成为泡沫。当时50岁的克伦肖住在芝加哥摩根公园附近,突然感受到了一阵剧痛。此后,她四处求医,可是连处方药都不能减轻她的伤痛。

     

    “我无法长时间的行走。购物时,我会选择走进商店然后找个地方坐下来。而我的社交生活也不像从前那样丰富多彩了。” 超声波没有在她的腿上检查出任何异样。她注射过止疼剂,但仅能维持短短几周。她还尝试过物理治疗,但病情很快就复发了。无奈之下,克伦肖开始使用拐杖,走路对她来讲,已经是一个艰难的任务。

     

    “平躺在床成了我唯一解脱的时刻。” 病痛对生活产生的巨大影响使她愈发抑郁。“我想我永远都无法走路了。”2014年6月,在她与儿子聚餐时,病魔彻底压倒了她。

     

    克伦肖的家人开车将她送到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急诊室。在这里,她遇到了莫医生James Mok, 一位拥有丰富微创手术经验的骨科脊柱外科专家。


    微创脊柱手术:重新行走


    莫医生在与任何腰椎病人接触时,都会提前考虑非手术治疗方案。“我们先后尝试了所有克伦肖曾使用的方法:止疼针、处方药和物理治疗。如果这些都不奏效,我们再开始讨论手术的具体细节与准备工作。”莫医生解释道。但由于克伦肖还有像狼疮、肥胖、糖尿病和中风的病史,传统的脊柱外科手术显得格外高风险。根据多年的从业经验经验,莫医生为克伦肖推荐了一项低风险、高效的手术选择——微创脊椎手术。

     

    根据诊断,克伦肖身上存在着两种常见的腰椎病:脊椎前移(锥体的异常移动);椎管狭窄(较小的锥孔空间导致脊椎神经压迫)


    微创脊柱手术:重新行走

    莫医生(James Mok)


    莫医生解释道:“微创手术不仅能达到传统开刀手术的相同效果,还能承担更小的手术风险,减少失血或感染几率。” 据悉,微创手术的恢复时间也比传统手术治疗要快。

     

    几个月后,克伦肖在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进行了近三个小时的手术。莫医生和他的团队通过使用小型仪器、X射线和微切口,顺利进行了两项微创手术:推板切除术(使腰椎的神经孔变宽)和脊柱融合术(稳定脊椎)。


    “当我们讨论手术战略时,我总是希望使用微创技术。” 莫医生发现在大多数情况下,微创手术总能为患者带来最好的手术效果,降低风险、减少并发症和缩短恢复时间。

     

    在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先进的技术使手术更为高效成功。“我们刚购置了一台机器人,用于脊柱融合术中精准放置植入物的工作。这不仅保证操作的安全与准确性,更延续了手术的微创性。我们是芝加哥唯一拥有此技术的医学中心。”莫医生说道。

     

    对克伦肖而言,此次手术为她的生命带来无限转机。接受手术休息一星期后,她开始使用学步车走路。两周后,她已能切换到手杖。而现在,她甚至无需手杖的帮助便可自如行走。再次享受与家人的快乐时光。2016年2月,克伦肖去了雷诺和太浩湖旅游——这是她三年半内的第一次度假。


    微创脊柱手术:重新行走


    “我现在能做任何想做的事情。腿部没有任何疼痛,而且几乎看不到手术痕迹。两年前,我以为我再也不能走路了。感谢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和莫医生,将我的生活变得更美好。”

     

    除手术外,更成功的是克伦肖对莫医生的信赖与认可。莫医生说: “患者的切实感受是手术中最重要的部分,务必要让患者更好的感受到‘手术的成功性’。身体上的痛苦无疑会给生活带来诸多限制,而扭转这一切并帮助他们重新享受生活的希望无疑是令人振奋的。”

    详细信息·→]
首页
联系我们  
如需资咨询赴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University of Chicago Medicine)就医的相关事宜,
请联系就医邮箱:
电子邮件:china@uchospitals.edu
     
您还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获取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更多信息:
关注微信
微信:  UChicagoMedicine
 Copyright ©2016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