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实例  
心血管疾病
  • 心力衰竭是一种发病率、死亡率双高的严重疾病。从字面上看来,它似乎代表心脏已完全无法工作,但其实,心力衰竭形容的是心脏无法正常的跳动。

    衰弱的心脏无法为细胞提供足够的血液,病人会因此产生疲劳感、呼吸困难、咳嗽等症状”,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心力衰竭、移植与机械循环支持主任Nir Uriel医生说道。行走、爬楼梯、提菜篮等日常行为也有可能会显得异常困难,生活品质也因此下降。

    如同世界上其他国家,心力衰竭在中国医院来访病人中也十分常见,病因也多来自高血压和冠状动脉心脏病。但就疾病的流行度而言,则是低于许多西方国家(如美国)。

    令人遗憾的是,心力衰竭至今仍然没有一个很好的治愈手段,但通过装置控制或手术等治疗,可帮助病人延长寿命,并提供更有品质的生活。

    证据表明心力衰竭的新型治疗手段正在不断发展。但在中国,许多欠发达的偏乡地区仍在使用老旧(低成本)的疗法,对更新更有效的治疗手段与知识的掌握仍然相对落后。

    而在美国,患者普遍被教育需要采取积极行动来对抗心力衰竭,虽然它是一个不可逆的器官损伤疾病,但仍然可以透过一些措施来改善症状。作为全美最受尊敬的心脏衰竭治疗机构之一,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可提供从机械循环支持到心脏手术(包括心脏移植手术)的多学科综合治疗。

    辅助循环装置:从过渡性治疗到替代性治疗

    当病人的心力严重衰竭,他/她的心脏将无法提供身体运作所需的足量血液时,心脏科医生会建议采用左室辅助装置(LVAD)。

    浅谈心力衰竭治疗手段的未来

    左室辅助装置 (LVAD))(资料来源:维基百科)

    “这个装置不仅能帮助病人过渡到下一个治疗阶段,也就是心脏移植,它也可以做为替代性治疗(destination therapy),一直陪伴在病患的左右,辅助心脏运作”, Nir Uriel医生说。

    浅谈心力衰竭治疗手段的未来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心力衰竭、移植与机械循环支持主任Nir Uriel医生

    事实上,LVAD一开始其实是被当作为心脏移植手术做准备的过渡而诞生的疗法,但一项重要研究发现,在严重心力衰竭患者之中,使用LVAD和接受一般性治疗效果出现显著差异:接受一般治疗的患者两年存活率仅有8% ,使用LVAD的患者则有25%。“25% 虽然不是惊人的数字,但治疗效果已提升了4倍之多!”Uriel 医生说。LVAD开始广泛流行后,接受治疗的病患两年存活率达到56%,而现在,病患两年存活率更是达到了 70%。

    “对预后较佳的病人,LVAD会被当成一种替代性治疗”,Urial医生说。

    当LVAD未达到预期效果,就是时候考虑心脏移植手术了

    若LVAD装置疗效不佳,这个病人是否就被宣判死刑了?“不,还是有希望的。这时我们会建议患者进行心脏移植手术”,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心胸外科主任Valluvan Jeevanandam说道。

    浅谈心力衰竭治疗手段的未来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心胸外科主任Valluvan Jeevanandam

    曾操刀超过1000个心脏移植手术(包括全人工心脏)以及无数心脏外科手术,Jeevanandam医生无疑是心力衰竭手术领域的专家。

    心脏移植手术在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已有超过三十年历史,并持续在移植领域不断精进,为患者提供无可比拟的治疗及照顾。医学中心经常接收被其他医院评估为无法治疗的患者。该医疗团队以针对特殊病例(包括高风险患者与癌症存活者)的专业治疗闻名。

    Jeevanandam医生便是这个领域的先驱之一,他专精于治疗在传统意义上被认定无法手术的病例,曾多次为等待接受移植的病人修补受损心脏使他们无需接受移植手术,也曾成功地为不符移植标准的病患成功完成器官移植。身为世界首屈一指的外科医生,Jeevanandam医生更在中国、印度、中东和南美洲等地,发起高风险患者治疗和心脏辅助仪器计划。

    除了强壮、耐力和勇气,这个消防员还拥有一颗全新之心

    浅谈心力衰竭治疗手段的未来

    Lawrence Matthews, Jr.

    从小,Lawrence Matthews就知道自己想在公共服务领域工作。20岁出头的时候,他是美国陆军国民警卫队的一员,“但自从生了病,这一切也随之结束了”,Lawrence说。

    Lawrence 从25岁开使便饱受呼吸困难之苦,健康状况急转直下。他被诊断罹患肥厚性心肌症,心肌功能受到影响连带使得心脏无法有效地泵血,随后他的情况很快地便恶化成心力衰竭,急需换心。幸运的他在数月后等到了一颗相符的心脏移植,于2007年6月由Jeevanandam医生操刀,在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进行心脏移植手术。

    Lawrence在短时间内顺利地康复,并继续朝他的理想迈进。2009年,他宣誓就任伊利诺伊州南郊区道尔顿的消防队员。9月9日,在他的28岁生日当天,Lawrence第一天投入岗位。

    Lawrence如今住在芝加哥南部市郊,婚姻美满,并和太太一起养育2到16岁的三个儿子和两个女儿。Jeevanandam医生称心脏移植是“生命的第二次机会”,他赞赏Lawrence愿意抓住这个机会,为自己、家人以及整个社会将手术的影响力发挥到极致。

    Lawrence说他现在每天都过得很愉快,并对自己所能做的一切心怀感恩。“拥有一颗新的心脏和一个新的人生,我觉得自己深受祝福”,他说。


    详细信息·→]
  • 心律失常是一种心脏节奏紊乱的病症,可以导致心脏跳动过快、过慢、甚至是跳过正常跳动的节拍。心房纤维性颤动在全世界成年患者中最为常见,其导致的心跳不规律会危及全身的血液循环。当心跳过慢(通常是由于心动过缓引起)时,心脏无法输送血液到全身,体内重要器官会出现缺氧和缺血的情况。这可能会导致头晕、昏厥、甚至器官功能障碍。如果任其发展不进行诊治,部分心律失常可导致致命性并发症。


    在中国,心律失常很多时候会采用针灸和其他形式的传统医学进行治疗。然而,随着西方医学在中国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植入式心脏起搏器和导管消融术在当地也引起一片热潮。导管消融术是一种对导致心律失常的组织进行灼烧的非手术性治疗手段。随着医疗科技的进步以及越来越多医学生学习西医,西医得到了更广泛的应用,并且也更具吸引力。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在心律失常的治疗和研究这两个领域都是先驱。


    仅在2013年,植入式心律转复除颤器(ICD)在中国的使用率就增长了23%。在大多数发达国家, 80%的心律失常并发症预防都采用ICD。然而在中国,却只有45%的案例采用了此手段。此外,从2009到2013年,中国使用消融术来治疗心律失常病人的比例已经从13%增长到20%。(数据来源:Bridges医疗咨询公司)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开设全新“未来研究室”以更好地治疗心律失常患者 

    中国心律失常治疗使用方法及数量(图表来源自Bridges医疗咨询公司)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对于标准型和复杂型心脏心律失常均能提供治疗帮助。心律失常诊疗中心专注于运用创新医疗技术治疗那些无法使用标准疗法控制或治愈的病症。擅长领域包括心房纤维性颤动/心房扑动、室上性心动过速、窦性心律失常、心脏骤停、心脏传导阻滞、肥厚型心肌病、遗传性心律失常和心肌病、心动过缓、心悸、晕厥等。对于复杂病例,诊疗中心的专家小组提供不需要进行开胸手术的综合消融术,使用单针进入心脏的外侧进行治疗。


    今年九月,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开设了一座全新治疗中心,该中心占地1500平方英尺,并命名为心律失常科技研究中心。该中心拥有当今医疗市场上最尖端的医疗技术。其设施基于Stereotaxic Inc公司的Niobe ES远程导航系统打造,新系统采用磁力引导方式放置导管,这使得一些原本难以到达的地方能够更方便地达到,并且让位置更加准确。另一个新技术的使用则有效地减少了手术执行时所需的X射线的份量。这使得患者接收的X射线份量减少以及省去了外科医生穿厚重铅服屏蔽X射线的需要(铅服的使用会导致进行长时间手术的医生产生疲劳)。心律失常科技研究中心还配有来自St. Jude Medical 的VantageView™设备,可以显示视频,X射线以及其他图像和文件,在单独的58英寸电脑屏幕上可一次过显示多达8个图像。这种新技术使得手术可以在另一个房间进行观看并用于培训其他医师。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开设全新“未来研究室”以更好地治疗心律失常患者 

    全新心律失常科技研究中心

     

    全新心律失常科技研究中心不仅在科技上十分先进,在设计上也可以给患者带来愉悦感受。中心的套房设有照明发光墙,木护墙板中集合活动式投射灯和舒缓柔和色调的板墙。 “房间集高新技术和现代审美为一体,定制的温馨细节让病人感觉更像是身处精品、豪华酒店里而不是一间经消毒过的医院病房。我们在设计规划每一个细节时都十分的用心。我们希望我们的病人在看到墙壁和天花板上的LED照明设计时能拥有明亮的心情。”芝加哥医学中心心血管疾病中心心律失常诊疗中心的医疗主任、医学副教授Roderick Tung医生说道。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开设全新“未来研究室”以更好地治疗心律失常患者 

    Roderick Tung,医学博士、医学副教授、心脏电生理学主任

     

    先进的科学技术如果被没有经验的医生使用,作用微乎其微,这也是为什么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组建了一支经验丰富的世界级电生理学家团队。这个团队中包括Roderick Tung医生。Tung医生是一位医学博士,是国际知名心脏科医生和心脏电生理专家。他目前在多项前瞻性随机对照性室性心动过速消融临床试验中担任首席研究员,主要研究机器人导航、高密度的多极映射和能够帮助提高患者生存率的早期防治领域。Tung医生是世界屈指可数的、经常进行心外膜标测和消融术的电生理学家之一。他在第一个多中心消融术治疗室性心动过速(PAUSE-SCD)临床试验中担任首席研究员,并每年前往亚洲三次进行示范和授课。此外,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医疗团队为多语种团队。Tung医生本人能流利使用普通话、英语和西班牙语三种语言。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心律失常诊疗团队拥有最新的技术和最高端的设施,为每一位患者提供最精确且伤害最小的操作。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研究团队全国闻名,并由美国国家卫生研究所资助。该研究团队使用基础研究和临床试验探索新方法和新技术来预防心律失常,并改善患者诊疗。因为研究团队自己进行临床试验,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也因此能够在这些最新、最先进的治疗方法被广泛使用前,为他们的病患率先提供。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接收所有生命收到威胁的心律失常病人,无论他们的病情是多么高风险或复杂。任何被其他医疗机构拒绝收治的病人,都不会失去在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获得高水准治疗的权利。标准治疗手段无法治愈的病症正是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每天不断研发新技术与治疗手段的动力。

    详细信息·→]
  • 机器人手术:让心脏重回健康律动

     Becky在机器人微创消融手术后终于找回之前的正常生活。她正在家附近的公园里散步。


    Becky Elliott来自密苏里州的Springfield,35岁那年,她被诊断出心房纤颤。心房纤颤是由上心房电脉冲紊乱引起的一种心律失常现象。她的心脏病医生Keesag Baron是电生理学方面的专家,十多年来都是通过抗心律失常药和心脏电复律,用外加的高能量脉冲电流通过病人胸部,从而使心脏恢复正常窦性节律的疗法控制她的病情。

     

    但是,13年过去了,尽管尝试了各种药物,做了10次心脏电复律,疗效却并不理想。Becky和Baron医生最终决定,是时候考虑全新的治疗方案了。


    Becky说道:“我开始变得容易疲劳,常常累到连做做园艺、清扫房子甚至洗澡的力气都没有。” 而在病情恶化之前,她还能常常去健身、野营和远足。

     

    Baron医生为Becky推荐了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心外科医生Husam Balkhy。Balkhy医生是机器人外科手术方面的权威专家,对于心房纤颤、冠心病、心脏瓣膜疾病及其他一系列心脏疾病的机器人手术治疗有着十足的经验。“Balkhy医生不仅有着超群的知识储备,外科手术也特别娴熟,我推荐过去的病人们都特别爱他。”Baron医生另外告诉我们,许多年来,每当遇到治疗难度极高的病例,他都会信心十足地把病人引荐到Balkhy医生那儿。


    机器人手术:让心脏重回健康律动

     Husam Balkhy 医生

    “Becky之前积极运动的生活方式因心律失常而被彻底搁浅了,” Balkhy医生同情地说道,之后他又进一步解释了Becky难控的病情:“作为心房纤颤病人,她之前受到的治疗和最终有限的疗效其实司空见惯,很正常。问题就在于,药物疗法一半时候是无效的,一半时候虽有效果,但也带来各种并发症。而且,长期的药物治疗会让药物的毒性在体内不断堆积,最终危害其他器官。”

     

    2013年7月,Balkhy医生为Becky进行了机器人内窥镜式心房纤颤消融手术。借助最先进的达芬奇机器人微创手术系统,Balkhy医生在病人胸部开了三个极其微小的切口,从而接触到病人的心脏外部。接着,他使用新型双能射频消融系统(Cobra Fusion™)沿着心脏组织脉络进行消融,并留下线路清晰、准确的消融线。这些明晰的消融线能够阻挡错乱的电脉冲,并开辟一条能把正常的生物电活动引至心脏的全新线路。

     

    Balkhy医生表示:“机器人辅助的心外科消融手术使我们能够更加精确地达到手术效果。这种手术避免了传统心脏手术正中胸骨切开的痛苦,而且在手术过程中病人的心脏处于正常跳动状态,无需人工心肺机制造体外循坏,大大减小了手术对身体伤害。” 相比需要打开胸腔的传统手术,机器人辅助的微创手术大幅减小了手术的侵入性,从而加速病人的术后恢复,使他们能更快回到正常的生活状态。

     

    术后第三天,Becky向我们描述了她手术前的心情。“Balkhy医生用最容易理解的方式向我解释了手术中将会发生的一切,所以我一点也不害怕。相反,我特别兴奋,期待满满。我当时就对手术的成功充满信心。”

     

    回到密苏里之后,康复的Becky逐渐找回了之前的生活状态。她现在天天都会在家中的健身房里锻炼身体,最近还去野营了一次。她说:“我感觉现在身体棒极了!找回健康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现在,这位前任记者正计划重拾护理学院预科课程,之前她因为每况愈下的虚弱身体而不得不中途退出。“我希望以后能成为一名心脏病科的护士,去帮助更多人。”

    详细信息·→]
  • 微创冠状动脉搭桥术:让警察重返岗位

    实施微创冠状动脉搭桥术几周后,史蒂芬·胡德重新开始骑自行车


    在实施三重心脏搭桥术后,史蒂芬•胡德没有错过生活中的任何一件事。术后三天,这位病人就出院回家。五周后,作为一间当地大学的校园警察,他已经回到了工作岗位。


    胡德迅速康复的秘密在于全内窥式冠状动脉搭桥术(TECAB)。心外科医生胡萨姆·博尔奇(Dr. Husam H. Balkhy),医学博士,使用微型手术器械,通过胸部区域四个仅为0.5英寸的开孔来进行操作,完成了这项机器人辅助手术。不同于传统的冠脉搭桥术,全内窥式冠脉搭桥术不需要打开胸腔、劈开胸骨或停止心跳。


    博尔奇医生,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微创及机器人心脏手术主任,是全美少数能够完成这项全内窥式手术的心外科医生之一。


    全内窥式冠脉搭桥能够让患者遭遇的疼痛感和并发症都显著减少,” 博尔奇医生如是说。


    胡德与博尔奇医生及其团队的第一次会面是在实施心导管术后。胡德的心导管术结果表明,他的三支冠状动脉有重度狭窄,其中左前降支的狭窄程度高达85%,犹如一条即将断裂的树枝。这种状况使这位65岁的老人面临着严重心脏病发作的极大风险。


    微创冠状动脉搭桥术:让警察重返岗位

    胡萨姆·博尔奇 医学博士


    “史蒂芬迫切需要在全部三支冠脉狭窄处实施搭桥,” 博尔奇医生说。在这场6小时的闭胸式手术中,博尔奇医生从胸壁摘取动脉进行搭桥,使缺血区域的血流恢复。在这过程中,胡德的心脏始终持续跳动。完全靠内窥镜来实施三支搭桥并不常见,但胡德的冠脉发生狭窄的位置使他成为这项手术的一个好的候选人。


    术后数周内,胡德又能骑车了,每周数次,每次三英里。“对于手术结果,我实在是太满意了,”他说,“我没有受到痛楚,我发誓。复原过程太奇妙了。”

    详细信息·→]
首页
联系我们  
如需资咨询赴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University of Chicago Medicine)就医的相关事宜,
请联系就医邮箱:
电子邮件:china@uchospitals.edu
     
您还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获取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更多信息:
关注微信
微信:  UChicagoMedicine
 Copyright ©2016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