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实例  
儿童医院
  • 在Stephanie Roche怀孕约五个月时,她和丈夫Travis拜访他们的产科医生,进行常规超声波检查。在这次检查中,超声波医生无法找到他们的宝宝Cate的膀胱。这对夫妇在接下来的两个月中不断重复超声波检查,希望可以发现膀胱。当孕期只剩下很短的时间时,他们被迫要面对Cate没有膀胱的可能性。 

     

    Roche夫妇与社区医院的泌尿科医生进行了更多协商,医生建议他们转诊至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儿科泌尿外科主任、外科教授、医学博士Mohan Gundeti处。 Cate出生两个月前,Gundeti医生传来消息:Cate可能患有膀胱外翻,这是一种罕见的先天性畸形。当Cate于2013年8月30日出生时,这一诊断得到了证实。

     

    治疗膀胱外翻

     

    膀胱外翻是婴儿出生时异常形成的膀胱与相关解剖结构(如盆底和生殖器)的出生缺陷。这些凸出的结构会穿过下腹部。具有膀胱外翻的婴儿也存在相关的盆骨畸形(骨盆环外扩)。

     

    为了治疗这种疾病,儿科泌尿科医生需要进行分期手术。第一个手术(可能是最关键的手术)需要重建膀胱、生殖器、盆底和腹壁。这项手术需要更高程度的洞察力、经验与精细度,才能在之后的膀胱容量、排尿节制、盆底肌肉组织、外生殖器、肾功能和美学形式等方面获得良好的手术结果。随着第一次重建手术,矫形外科医生将修复婴儿的盆骨(在膀胱外翻情况下,盆骨宽度要大于正常的平均数值)。

     

    手术完成后,婴儿的下肢将被固定一段时间,以帮助愈合过程。之后可能需要进行额外的手术,以继续解决排尿节制、膀胱容量和生殖器问题。尽管要面对如此众多挑战,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科默儿童医院(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Medicine Comer Children's Hospital)的工作人员依然有的放矢地对膀胱外翻的婴儿进行治疗。

     

    Gundeti是一位著名的小儿泌尿外科医生,拥有复杂重建的丰富经验,已经实施过多例针对新生儿的复杂的泌尿生殖道重建,并取得了极好的手术成果。除了Gundeti医生深厚的专业知识与洞察力外,膀胱外翻的新生儿患者还得到一整个医疗专业团队的支持,他们将帮助管理和治疗各种持续性问题,例如肾功能的保留与矫形问题。他们如同一座支撑的桥梁,帮助儿童及其看护者为手术成功及成年后的生活做好准备。

     

    宝宝庆祝膀胱外翻手术后第一个生日

     

    没人能够阻挡Cate的康复之路

     

    2013年8月,当Cate在科默儿童医院出生时,Roche甚至没有机会能抱抱她的新生儿,但她知道她的宝宝正受到很好的照顾。

     

    在Cate生命中的第一天,Gundeti与修复盆骨的骨外科医生、医学博士、公共卫生硕士Christopher Sullivan合作,实施了Cate的第一次手术。手术后,Cate被迅速带到新生儿重症监护室,从手术中恢复。在Ronald McDonald House呆了长达六周之久后,Roche夫妇终于可以把他们的女儿带回家了。

     

    “当我们三个人一起回到家,我们终于有了第一次一整天去陪伴Cate的经历,从那以后,她一直活得很疯狂”,Travis开玩笑地说起他们活跃的宝贝。“我认为她到达这个世界时所遭遇的困难真正塑造了她的个性。她从一开始就经历了所有痛苦,现在正是为这些痛苦去弥补的时间。”

     

    在出生十个月及其首次联合手术后,Cate接受了第二次手术,对输尿管进行再度移植,以治疗高级别的膀胱输尿管反流,杜绝频繁的尿路感染。尽管第二次手术也很困难,这个小女孩却有她自己的计划。

     

    “第二次手术之后,Cate一直试图坐起来,她不停歇地抓东西和玩耍”,Roche说,“这让我感觉到她的心态是:‘我太忙了,因此我无法在这儿干等着它们自己来找我’!”

     

    科默医院的孩子们

     

    2014年8月,Cate庆祝了她的第一个生日。虽然治疗旅程尚未结束,但她早期经历的挑战似乎已经成为她完整生命中一个遥远的记忆。Roche夫妇认为是来自Gundeti、高级护理实践Beverly Dooley、住院医师和其他所有工作人员的温暖、团队合作与丰富经验使得Cate的案例成功成为可能。

     

    “Gundeti医生自始至终都让我们非常放心”,Roche说,“在我们的担心和焦虑中,他对我们说的第一句话就是Cate将会有一个光明的未来。他专注于Cate的病情,把Cate视为一个拥有前途的人,而不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因为他已经看到过许多婴儿在手术后过着幸福和丰富多彩的生活。我们遇到了Gundeti医生,这是我们感到最幸运和被祝福的事。”

     

    Roche夫妇也把Cate充满热情和勇敢的个性归功于她在科默儿童医院住院期间遇到的充满爱心和细致的工作人员。

     

    “我们相信,Cate总是如此开心和友善是因为新生儿重症监护室的工作人员总在繁忙的日子里花费时间来照顾她”,Roche说,“她是如此外向,总是笑脸盈盈,我们知道这是因为她从一出生起就与这个充满支持与关爱的网络连接起来,Beverly和新生儿重症监护室的护士们与Cate相处非常好,没有他们,我们无法成为一个幸福的家庭。”

    详细信息·→]
  • 14岁的Justin Ham来自印第安纳州Crown Point镇,他在做体检时被发现尿液中带有血迹。因为在幼儿时期,Justin曾患有先天性泌尿系统异常,所以,当此情况发生时,Justin的父母怀疑是旧疾复发了。然而,在经过当地泌尿科医生确诊后,发现Justin在输尿管和肾脏交界处患有肾盂输尿管梗塞(UPJ)。这种输尿管异常狭窄的情况最可能在胎儿发育的时期形成,会导致的不良影响包括肾积水(肾脏集水系统的扩张)和血尿症(尿液中带血液)。

     

    首先,泌尿科医生放入支架帮助打开Justin输尿管以方便接下来的CT和MAG-3扫描。经过一系列的扫描后,医生们发现Justin的情况比大多数的肾盂输尿管梗塞要复杂的多。通过检查发现,他的右侧输尿管完全阻塞,左侧输尿管变窄且部分阻塞。此外,Justin还有一个马蹄肾(两侧肾脏的下级相融合在一起)。虽然涉及到肾脏的先天性畸形情况相当罕见,但是,马蹄肾却是最为常见的先天性缺陷之一,在每500个新生儿中就有1例发生。

     

    医生认为Justin需要进行肾盂成形术,手术将会切除输尿管中狭窄的部分,然后将输尿管重新连接到肾脏。因为担心肾盂成形术的手术风险,所以Justin的父母Mike和Sherri也在寻求其他的医疗手段。通过不同的搜索渠道,他们找到了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科默儿童医院儿科泌尿科主任、医学博士、外科、儿科及妇产科教授Mohan S. Gundeti。Gundeti医生是微创泌尿外科专家,在最近一次微创手术中,他完成了芝加哥地区第一例机器人辅助儿童肾盂成形术。

     

    “在机器人辅助手术中,外科医生能看到手术区域的三维立体视图,其精确度和范围都是传统的腹腔镜和开放手术所无法相比的。”Gundeti医生解释道:“Justin的手术很复杂,且需要非常精巧细致的手术手法。但是,我认为没有必要将两侧肾脏的下级相融处分开。”

     

    Justin的父母对于Gundeti医生的手术方法表示很满意。Justin的父亲Mike表示:“我们一直在寻求合适的腹腔镜手术,而当我们知晓在机器人协助下进行的腹腔镜手术的精准度更高,恢复时间更短,且不易产生并发症时,我们便知道这就是我们想要的手术方式。”

     

    2008年2月5日星期二,Gundeti医生在机器人的辅助下通过4个小切口进行了微创手术。Gundeti医生坐在离Justin几厘米外的控制台,一边关注手术区域图像,一边用开放式手术动作精确的控制4个机器人手臂。手术期间,Gundeti医生还发现Justin身体的另2处异常——位于肾下部的额外肾动脉和额外静脉。Gundeti医生表示:“额外的血管使手术更具有挑战性。”

     

    “虽然额外的血管在马蹄肾的情况中很常见,但为了保证肾功能不受影响,手术过程需要十分谨慎。”在芝加哥大学泌尿科教授及微创手术主任Arieh Shalhav医生的帮助下,Gundeti医生重新定位了额外的动脉和血管,并且完成肾盂成形术。

     

    2月11日星期二,Justin已经回到家中,并且正常去往学校上课。作为校篮球队中的一员,他非常迫不及待的想要展示他的垂直弹跳能力。

     

    Justin的妈妈Sherri说:“我不得不阻止并提醒他慢慢来,再等待几周。他的身体看上去很好,感觉也不错,所以他似乎没有意识到他其实刚刚经历了手术。”

     

    Justin的父母分享了他们对Gundeti医生的感谢:

    “因为您和所有工作人员的专业、耐心与关怀,这段原本非常艰难的经历变得容易了。我们之前从未在其他医生那里获得过如许经历。你们的沟通技巧使我们全家在面对这段艰难经历时能够倍感轻松。在此,我们想要再次感谢您和所有帮助过Justin的工作人员,谢谢你们!”

    详细信息·→]
  • 当 Jacob “Jake” Boddie从切除骨盆肿瘤的手术中醒来后不久,他的爸爸 Kyle Boddie对这个两岁的儿子说:“嗨,Jake,动起来!”尽管仍然摇摇晃晃,但这名刚学会走路的孩子露出了笑容。他一侧瘦小的肩膀随着节拍扭动起来,接着另一侧肩膀也扭起来。 

     

    爸爸Kyle 和妈妈 Ashley McIntyre表示,Jake 早在会走路之前就开始跳舞了。“现在,他整天都跳个不停,”Kyle 说,“他很喜欢舞蹈。没人能阻止他。”

     

    对这场罕见癌症的治疗历时一年。在这期间,Jake 与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 (University of Chicago Medicine)科默儿童医院的护士、儿童生活专家和医生一起跳舞。他在医院病房、走廊甚至前往手术室的路上都会摇摆舞动。他的父母认为,舞蹈帮助 Jake在治疗和手术后逐渐康复,也帮助他们应对儿子的疾病。

     

    “即使 Jake经历了这么多痛苦,他依然鼓舞着我们,”Ashley 表示,“我们在想,如果他能够从中享受乐趣的话,为什么我们不能?”

     

    在 2013年 7月 4日的野餐时, Jake没能像往常那样舞动,这使Kyle 和 Ashley意识到出问题了。这个刚学会走路的孩子躁动不安,不再自娱自乐,并且拒绝与其他孩子一起舞蹈或玩耍。几天之后,他开始一瘸一拐。在科默儿童医院急诊室进行的超声波检查结果显示,他的下腹部有一个大肿块,并且伸入至骨盆。

     

    活组织检查表明这个肿块是一颗肉瘤(一种快速增长的恶性肿瘤)。肿瘤直径 4英寸(约10.2厘米),大约有一个小葡萄柚那么大。为了切除肿瘤, Jake需要进行好几轮化疗,使肿瘤缩小至最初的一半大小,小到足以切除。但手术将会非常复杂,因为肿瘤周围覆盖着重要血管以及将尿液从肾脏运至膀胱的右输尿管。

     

    2014 年 1月手术当天上午,在前往手术室时,Ashley 和 Kyle与Jake 一起伴着歌曲《Happy》舞蹈;在手术室门口,他们把 Jake交给了手术团队。“Jake 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事情,”Ashley 回忆道,“但是我想,看到我们欢笑起舞会使他感觉好一点。”

     

    小儿泌尿科医生 、医学博士Mohan Gundeti和小儿外科医生、医学博士 Grace Mak在手术间一起实施手术。首先,Gundeti 使用内窥镜方法,将支架置入输尿管,标记位置并使脆弱的导管保持张开状态。然后,Mak 通过手术尽可能多地切除肿瘤,小心翼翼地将其与血管及输尿管分开,同时避开附近的神经。

     

    “手术后,Jake恢复良好并且很快康复,”Mak说,“几天之后,他就能够吃东西以及手舞足蹈了。”

     

    要完成Jake的治疗,需要通过化疗和放疗来消除残留的癌细胞。此外,右输尿管的下方缩窄,对右肾形成了压力,需要密切注意以防止完全堵塞。Gundeti 实施了再造手术,将右肾下移了几厘米,利用膀胱瓣为输尿管制造了一条新导管。Jake 再次从大手术中迅速康复。

     

    如今,这名 3岁儿童定期到科默儿童医院做检查,由照顾他的护士和医生进行后续护理。

     

    “他在医院感到很舒服;总是开怀大笑,享受美好的时光,”Kyle 表示,“现在大家都认识他。而且每个人都会与他一起跳舞。”

    详细信息·→]
  • 干细胞移植术治愈患有高危白血病的印第安纳州儿童


    干细胞移植术:值得庆贺的事

    科默儿童医院(Comer Children's Hospital)宣传图片上

    的米娅和坎宁安医生


    劳拉•勒德洛永远不会忘记她36岁生日的那天。2010年4月12日,当她正和家里人进行生日午餐时,她接到孩子们的儿科医生打来的电话:她4岁的女儿米娅患了白血病。


    那一天的早些时候,劳拉把米娅送去她的儿科医生办公室,因为自从小姑娘得了耳部感染后,药物治疗并没有使她的病情得到好转。这位印第安纳州克朗波因特方济会圣安东尼健康医院的医生为米娅开了验血单。


    “医生让我们立刻转去科默儿童医院,”劳拉回忆道。她与大卫•勒德洛带着米娅离开他们在印第安纳州湖村的家,于当天下午晚些时候赶到了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科默儿童医院。


    干细胞移植术:值得庆贺的事

    米娅竖起拇指,与母亲一起为科默儿童医院录制一段广播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血液病理学家(专长于血液疾病的病理学家)对米娅的血细胞进行了更进一步分析,发现米娅患有T系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T-cell acute lymphoblastic leukemia (ALL)),有极高的复发风险。


    “我们从这些结果中得知,干细胞移植能够为米娅提供最大的治愈机会,”血液学家/肿瘤学家约翰•坎宁安说。坎宁安医生是一位医学博士,是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科默儿童医院造血干细胞移植主任。


    经过基因匹配筛选,发现米娅的哥哥布雷德利的基因完全匹配。“这种结果出现的机率只有四分之一或更少,” 坎宁安医生说,“我们的团队非常激动的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米娅的父母。”


    拯救生命的“布巴汁”


    干细胞移植术:值得庆贺的事

       米娅和她的哥哥布雷德利


    七月下旬,化疗治疗完成后,米娅接受了移植术。经过40分钟的手术,医生从他哥哥的髋骨摘取了干细胞(米娅将之命名为布巴汁)。布雷德利当时只有八岁,记不清手术过程,只知道“之后几天走路有点儿疼”。


    劳拉说,米娅平时喜欢紫色和粉色,总会在头发上插上花朵,将来还想做个时装设计师。这样一个小姑娘,在整个治疗过程中一直表现坚强。米娅总是保持着她的幽默感,把坎宁安医生称为“火腿医生”,还为她的祖父祖母取了绰号,叫做“炒蛋”和“培根”。


    一生关爱


    现在,米娅已经痊愈。“疾病复发的机率几乎为零,”坎宁安医生说,“不过我们会警惕观察任何长期副作用的出现。”两年前,米娅转去了科默儿童医院的儿童癌症幸存中心。该中心以预防和治疗癌症治疗的远期效应为目的,为幸存者提供个性化的、长期的综合治疗,并为检查和改进他们的健康进行研究。


    对于幸存中心的研究人员收集女儿治疗、康复和生活质量的相关数据,米娅的父母感到高兴。“所有这些在米娅生病前就取得的进展使她得以进行干细胞移植,”劳拉说,“现在,我们愿意做一切力所能及的事来帮助其他孩子。我们想要把爱传播出去。”


    拯救孩子的生命:值得庆贺的事


    2014年4月9日,被诊断出白血病后接近四年,米娅•勒德洛与约翰•坎宁安医生为科默儿童医院录制了一段关于成功治愈的宣传广播。“米娅在录音时渡过了一段美好时光,”米娅的母亲劳拉说,“她不记得太多生病时的事情,但她会记得这一幕。”

    详细信息·→]
首页
联系我们  
如需资咨询赴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University of Chicago Medicine)就医的相关事宜,
请联系就医邮箱:
电子邮件:china@uchospitals.edu
     
您还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获取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的更多信息:
关注微信
微信:  UChicagoMedicine
 Copyright ©2016  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